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母亲的谷雨茶

2021-02-05 10:58:46分类:品茶茶道 阅读:84

 

四月的节气中,有清明和谷雨,这两个节气与农耕有着重要联系。清明一到,气温升高,正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点瓜种豆”、“植树造林,莫过清明”的农谚;而谷雨一到,雨水增多,有利于农作物的生长。 在我的故乡,在我母亲的生活中,谷雨就是一个做茶的日子。 每年谷雨一到,母亲都要在家忙着采茶。母亲说,这天采的茶叫谷雨茶,也称雨前茶、二春茶。真正的谷雨茶只有在这天采的鲜茶叶做的干茶才能算,而且必须是上午采的。家乡一带有个传说,说真正的谷雨茶能让死人复活,这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却可想见谷雨茶在当地人心目中的分量。 家里的茶树不多,但为采到真正的谷雨茶,母亲会叫已出嫁的姐姐在这一天回家帮忙采茶。 母亲通常会把谷雨茶留给家人喝或待客用。每当家里有客人来,母亲泡茶的时候总会对客人说:“这茶叶是谷雨那天做的。”客人听后,往往会仔细品尝。 因自小喝惯了母亲的谷雨茶,我工作后喝其他茶都觉得无滋无味。后来我专门查阅了一些关于茶文化的资料,知道谷雨茶之所以是茶叶中的佳品,与谷雨的节气大有关联。每年谷雨,由于气温适中,雨量充沛,加上茶树经冬季的休养生息,使得春梢芽叶肥硕,色泽翠绿,叶质柔软,香气怡人。 不过,谷雨采茶只是具备了做好茶的前提条件,最关键的是炒茶的工艺。母亲做茶,工艺极为复杂,分生锅、二青锅、熟锅,三锅相连,序贯操作。生锅主要起杀青作用,炒法是用炒茶帚在锅中旋转炒拌,茶叶跟着旋转翻动,均匀受热失水。待叶质柔软,叶色暗绿,即可扫入二青锅。二青锅主要起继续杀青和初步揉条的作用,因茶与锅壁的摩擦力比较大,用力应比生锅大,使茶叶随着炒茶帚在锅内旋转,当叶片皱缩成条,茶汁粘着叶面,有粘手感,即可扫入熟锅。熟锅主要起进一步做细茶条的作用,炒至条索紧细,发出茶香,约三四成干,即可出锅进行烘焙。烘焙至七八成干,有刺手感、茶梗能折断,谷雨茶便做好了。 做完这一切,母亲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 谷雨茶做好后,母亲先要沏一杯给父亲喝。父亲懂茶,他对谷雨茶的味道、火候等逐一进行品评,但最终的总结评语,总能让母亲笑逐颜开。我在外地工作后,每年母亲总会寄一些谷雨茶给我,她常叮嘱我说:“出门在外,少碰烟酒多喝茶!” 如今清明已过,远在故乡的母亲定是在张罗着谷雨的采茶。我提醒她不要太辛苦的同时,心中对谷雨茶也有着几分期待,因为在那淡雅茶香中,我能感受到母亲那份浓浓的爱。

【摘要】:正"谷雨谷雨,采茶对雨"。家乡的谷雨,是一杯清香怡人、馥郁可口的茶。淅淅沥沥的谷雨中,暖风拂面,柳絮飞舞,牡丹花开,万物都蓄满生长的力量。这天,除了播种和踏青赏花外,让我最难以忘怀的莫过于母亲做谷雨茶了。母亲说,谷雨时采制的春茶是一年中最好的茶。经过雨水充分的滋润,茶树的叶肥芽厚,鲜嫩翠绿,富含多种维生素和氨基酸,茶味也醇香绵和,对身体特别好。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也谈到采茶的时节:"清明太早,立夏太迟,谷雨前后,其时适中。"诗人们也纷纷诵咏道:"诗写梅花月,茶煎谷雨春"、"客到家常饭,僧来谷雨茶"。

每到三四月间,万物吐绿,母亲就会去村子西边的山坡上采茶。满山坡的茶树,分到一户农家,也就四五畦。我们家的茶树就在渠道的边上。水渠经常没有水,倒是那几棵大大的栗树,总会不知不觉地吸引我们的目光。

谷雨前的茶叶,很嫩很嫩,那淡黄的绿色从深绿色的茶丛中探出来,像孩子调皮的眼睛。那茶叶,小小的,窄窄的,一个梗上就长一两片。我学着母亲的样子,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一使劲,再把它放进竹篮里,很有成就的样子。可母亲不让我干,说我摘茶叶像用指甲掐,还把老茶叶带到篮子里了。那细细的嫩嫩的茶叶,很不上斤两,摘上半天,也装不满一只竹篮。等到做成茶,也就四五两,母亲的珍爱是显然的。

母亲做茶叶很是讲究,往往要三个人配合。一人添柴火,一人铲铁锅。铲子均匀用力,鲜嫩的茶叶轻盈地翻滚,慢慢地蜷缩、柔软,发出细微的噗噗声,锅上面升腾起茶特有的香味。茶炒熟了,父亲把它盛到小畚斗里,倒在干干净净的大案板上,母亲就开始揉茶了。那动作,有点像揉面团,却更需要耐心和技巧。茶的汁水慢慢地揉出来,一梗梗茶叶揉成细长型,像拳头大小聚在一起,母亲把它们一点点拆开,放到铁筛上。

那是父亲特制的筛子。大大的,密密的,全用细铁丝扎成。如果洞口大,茶叶就容易漏下去。母亲说,市场上卖的茶往往是太阳晒的,太阳晒的茶没有灶火烘的香。

父亲将灶台上的大锅掀了,放在墙角,把大铁筛搁上去,在适才烧透的红火上加一层木炭,时光就围着铁筛流转了。过上几分钟,母亲就会去看看,给茶叶翻身,那小心的样子让人觉得像在给初生婴儿洗澡。烘茶叶往往在晚上,母亲总是很迟才睡觉。

次日早上,茶叶就好了,它们的颜色变深了,香味变浓了,摸起来干干脆脆的样子。母亲将它们装进白色的食品塑料袋,仔细地扎好。

珍贵的谷雨前茶,谁舍得喝呢?一年一年,母亲做的谷雨前茶总是拿来送人。有时送给远方的亲人,有时送给某个朋友。

现在想来,我不知道包装那么随便的谷雨前茶有没有得到真爱,心里竟莫名地有一种痛。

谷雨以后,母亲做的茶基本上由父亲拿到集市上去卖,以贴补家用。同时,还会留一点给父亲喝。

印象中,父亲喝茶真是了得。他喜欢用滚烫的水泡茶,然后就那么一口一口地喝,声音特别响。我那时想,父亲的嘴巴是什么做的连烫都不怕。更厉害的是,有一次,父亲在村里和人比喝茶,居然一连喝了四壶热水,早把对方吓趴下了。我这辈子,既不喝酒,也不搓麻将,就喜欢喝茶。我知道,父亲喜欢的是母亲做的茶叶,虽然,它们是那种叶片大大的晚茶。

等以后条件好了,烘几两谷雨前茶给自己喝。这是母亲的心愿。可惜的是,后来,茶山被开发了,母亲再没有机会做茶了。那用灶火烘出的谷雨前茶,只能香在梦中了吧。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杭州夜场招聘

上一篇: 古镇上的小茶坊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