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老昆明的茶铺_老房东查铺原唱简谱_元胜老茶铺

2020-12-28 10:57:59分类:品茶茶道 阅读:19

 

春光明媚,成都西郊的老成都民俗城。喝罢跟斗酒,嘴角留有一丝回锅肉的余香,省作协会员冯水木先生、文史专家王大炜先生走进城中茶楼,两位“老成都”你一言,我一语,向众茶客开讲老成都的故事,回忆半个多世纪前的成都老茶馆。

1935年,成都卖得最火的《新新新闻报》载,成都当时有60万人口,共有667条街道,大大小小的茶铺有上千家;其中,有名号的茶铺就有599家。也就是说,平均每条街都至少有一间茶铺。

那时的老茶铺大多是平民化茶铺,木桌,竹椅,盖碗茶,铜壶。成都人喝茶,讲究的就是“休闲”二字。不打麻将,不谈国事,老百姓管好自己就可以了。茶水一般维持在4分钱1碗,白开水则更便宜,2分钱1碗。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成都人流行喝“三花”,6分钱1碗,这个价格一直维持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此外,茶客可自带茶叶,那就只收白开水钱。

50余岁的老茶客高先生回忆,三伏热天,拉三轮、卖菜的下力人口渴了,经过茶铺只要喊上一声:“喝‘加班茶’!”肯定没有人会拒绝,茶客马上就会用茶碗盖舀一盖茶水,赶快递给他。

说起老茶铺盛况,72岁的王大炜记忆犹新。当时成都每天可卖上千碗茶的茶铺有三家,即“华华茶厅”、“正娱”以及“濯江”。这三家茶铺几乎每天都可卖出三千碗茶水,终日茶客如云,往来如梭。

老成都茶铺的这种兴旺局面,一直持续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初。到1965年,成都老茶铺迅速萎缩,减少了400多家。

老虎灶上烧着几壶水,铜的壶、铝的壶,铁观音阳光洒上灶台……围着老虎灶,黄色竹椅随意摆开,一张张老旧的木桌旁坐满了茶客,陈旧的老式穿斗房将这一切框住,将这百年如一日的场景定格成一张历经沧桑的底片。

老茶铺像一位历史老人日复一日地跟人交流着,原汁原味的老茶铺风情勾起了不少“老成都”对往昔的情思,成都民间说书人李伯清就是其中一位。

老旺茶铺图片

位于彭镇马市坝街的老茶铺据说是明朝时的老建筑,用作茶铺至少也有上百年历史,当地人都叫它“观音阁”。这个名字的由来有一段传奇故事:大约一百多年前,彭镇(当时叫彭家场)发生了一次大火灾,整个镇子几乎都被烧光了,但这间茶铺却幸免于难。当地流行一种说法,说茶铺是观音菩萨踩着的地方,后来,老百姓就把茶铺称为观音阁了,还在茶铺里供起了观音菩萨。

也许是当地百姓的虔诚冥冥之中起了作用,几十年前杨柳河的那场水灾也没能卷走观音阁,将稀疏的破瓦拾掇一下,茶铺又开始了迎来送往的热闹。

老虎灶是老茶铺的精髓所在,灶头烧着几把掺满水的壶,洗净的茶杯整整齐齐地放在灶台上,放入茶叶,开水一冲,茶香就出来了……老铁观音批发虎灶旁是个大水缸,水缸的四壁爬满青苔,水是井水,铁观音由地下抽出,喝起来一股清甜。

茶铺的老板赵桂华今年64岁了,20多年前,曾在这里卖茶的徐婆婆过世后,赵桂华便承包了老茶铺。时光在走,茶钱从3毛、5毛慢慢变成1元,老茶铺的光景却没变。

老茶铺的地面凹凸不平,茶客们说,那叫“千足泥”,是茶客们的鞋底带进茶铺,一年年积累下来的。

家住5里外的罗仕寿每日必来,这个89岁的老人,每天上午骑自行车来茶铺,坐在老虎灶一侧的那桌,花1元钱冲上一杯“三花”;住在成都营门口的田宜均老远跑来,摸出一本繁体竖排本的历史书,把脚往旁边椅子上一搁,沉浸在这里的怀旧气息中。

英国路透社驻中国首席摄影记者克劳斯先生也曾来到这里,用他的镜头“贪婪“地记录了每一个细节,就连这里盛水的石缸,舀水的瓜瓢和掏火使用的火钳、火勾都不放过,一拍就是一整天。

老茶铺茶叶图片

赠金笔

老昆明人习惯的口语,都是把茶馆叫“茶铺”,喝茶叫“吃茶”,或者是“吃口茶”、“吃点茶叶水”。唯独说到“蹲茶馆”这一词时,才将茶铺说成茶馆。其实,茶馆和茶铺是有区别的,茶馆,是以雅为主,有雅座,雅俗共赏之地。雅和俗虽然共赏,却又自然分档,不同身份的茶客相聚在不同的茶室里,很少会有人走错茶室,走错的也有,一进去发现气味不相投,马上就会退出来。喝茶是雅事,真正喝茶的人就会到昆明的“望海楼”、“桃源深处”等茶馆里的雅座里细细品茶,品的是昆明“十里香”、宜良“宝洪”、还有“龙井”等名贵茶叶,怎么可以到乱哄哄的茶铺里去品茶呢?

不过,昆明星罗棋布的都是茶铺,喝的是大叶茶,人们不是到茶铺里品茶,而是把茶铺当作一个社交场所、信息中心或是消磨时间的地方。所以,我这里讲的事,主要也是发生在这些茶铺里的事。过去的昆明,有一句话叫“不起早、不讨小、不洗澡。”不讨小老婆,是因为穷,不洗澡也是因为穷,没衣服换洗,只好不洗澡,街头巷尾当众捉虱子的比比皆是,所以昆明有句土语:“穷生虱子富生疮”。不起早则不可思议,商店、铺子都要由警察来叫门才开始营业。但有两个行当是早起的:一个是卖洗脸水的,一大早,在街头,脸盆架一字排开,热腾腾的洗脸水十分诱人,赶路的行人、马哥头都会光顾这里,生意红火。和卖洗脸水同时开门的,就是茶铺。茶铺的大炉子上,十几个茶壶“咕嘟咕嘟”全烧开了,个别没烧开的茶壶,老板会把它提到火旺的地方,所以就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俗语。老茶客爬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往茶铺里跑,昏昏沉沉的,直到喝下一杯浓茶之后,才算清醒过来。几碗茶下肚,时间也差不多到十点,该吃早饭了。那时昆明只吃两顿饭,上午十点左右一顿,下午五点一顿。要出去吃早饭,茶铺里的茶怎么办?不要紧,只要把盖碗茶的盖碗翻上来,放到桌上,就说明还要回来继续喝。如果把盖碗翻过来摞在茶碗上,就是不回来,茶铺老板可以收拾桌子了。抗战时期,联大师生在茶铺里做学问、看书复习,哪本书忘带了,就是这样离开茶铺回校取,回来继续在茶铺里钻研,茶铺老板从不干涉。

茶铺里有卖各种各样零食如花生米、瓜子、糖果、糕点、香烟,甚至水果,这些小贩穿梭似的在茶铺里窜来窜去,老板也不会驱赶的。如果是说书的,只要给茶铺一点钱,老板也欢迎。我的很多古代文学小说如《封神榜》、《三国演义》、《水浒》都是在茶铺里听来的,以后长大了,才读到原著,不过,读原著时,在茶铺里听书的情境还会浮现在脑海里。

除了听到雷曼天的小提琴演奏之外,还会听到瞎子带着一个小姑娘来卖唱,茶铺老板往往会产生恻隐之心,免收他们的出场费。瞎老头戴着墨镜,坐着拉二胡,小姑娘站着,尖着嗓子唱。这个场景有的电视、电影里还有,但都是小姑娘漂亮、歌声婉转。现实生活里哪里是这样,现实中小姑娘都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严重营养不良,离漂亮十万八千里;唱的歌曲也不中听,甚至,比哭还难听。茶客只是出于同情,才给他们点钱,何来艺术享受?

最奇怪的是:有时,茶铺会变成讲道理的场所,某些民事纠纷会拿到茶铺里评理。俨然一座法庭。术语叫“讲茶”。当事双方摆开阵势,各自陈述理由,请茶客评论,茶客就是陪审团。最后由一位有权威的老茶客评判。这种评判有很大的社会约束力。输了的一方不服,到法庭上诉,反败为胜,社会上也不会承认,反而说他是买通法庭搞了鬼。

但是,茶铺毕竟不是法庭,有时当事双方不冷静,就会大打出手。茶具、桌椅板凳就要遭殃,老板却不动声色。最后,一切损失都会由败诉的一方来承担,包括所有茶客一天的茶钱。

以上这些都是旧时昆明茶铺里的事,现在讲起来,自然恍如隔世,但老昆明很怀念这些茶铺,以及发生在茶铺里的事,就是因为茶铺有亲合力,也是社会的缩影。今天的茶馆,就是缺少这种亲合力,加上茶钱高昂,所以很少有人问津。

说起昆明的茶铺,最早的要数县衙门(现昆七中)隔壁的那一家。没有字号,开设的具体年代也不详。当时来喝茶的,多是打官司的人,坐在茶馆里等待传讯。衙门里差役出来,就对着茶铺高呼:传某某人。其次是乾隆年间开的四合园(今文庙街、正义路交口的豆冠饭店)、宜春园(正义路顺庆当巷口)。这两家是乾隆年间姓曹的人家开设的。钱南园书写的招牌。四合园营业时间最长,早晨七、八点开铺,晚上十一、二点时打烊。卖茶带讲评书,用锡茶壶供条水,三文铜钱一人。五文三人,六文五人。每天可卖二吊多钱。折合二两多银子。喝茶的人,早晨主要是大索行(抬棺材)的。中午、晚上多为卷经会的文人。老经会是清代文庙里的一个组织,由绅士文人组成。据说是为了平时联络感情,大比之年则设法凑钱,帮助寒士上京赶考。传说晚上打烊后。常有一位姓金、一位姓姚的文人到四合园喝茶,铺家也专为他们煨一壶水在炉上。直到天亮,四合园的伙伴起来拨火备水迎早市时,二人才离开,因此人称二人为金半夜、姚天亮,其真名实性反而失传了。

正义路马市口(今国际相馆)附近的三合园,是光绪二十几年开的。带打围鼓清唱,白天晚上不断,唱的多是票友,铺面有三四间。此外,卖钱街口的义合宫,威远街、护国路口的允香馆,玉溪街(今百货大楼停车场)的陶然亭。也都是光绪年间开的。义合宫带清唱打腰鼓,允香馆带戏班,都为郑文斋开设。陶然亭是玉溪人赖小八开设的,除卖菜外,还卖破酥包子。因为当街,喝茶的人很多。

宣统年间因修铁路,又陆续开设了一些茶铺。较大的有息一亭和罗芝楼。息一亭在今火车南站对面,专门招呼过往客商,按上楼下。五间茶室,每碗茶卖三个铜板。还带有打腰鼓清唱、卖炒菜。罗芝楼在今巡津街市人民医院对面,除茶外,卖的食品很多,有包子、点心、炒面、火烧等。昆明人一般都喜欢相邀至此消磨时光。

老茶铺礼盒图片

走进陈旧的老式穿斗房,黑乎乎的墙面处处露出了斑驳的竹篱笆,当一抹阳光从狭小的天窗照射进来,洒在大堂内的老虎灶上,铜壶、铝壶中渺渺升起的水雾,犹如一帘白纱在屋子里飘荡开来,原本沧桑昏暗的店堂,霎时便充满了生气。

老房东茶铺简谱图片

在距成都市区仅20公里的双流彭镇杨柳河畔马市坝街,有一间百年老茶铺。它已成为摄影爱好者拍摄老成都茶馆文化的聚集地。

49岁的李强拴着围腰正斜侧身在帮一位来自上海的摄影爱好者取景,多年的耳濡目染使他也成了茶铺内的取景高手,看到初学摄影的人来拍照,他经常都会上去指导一番。

据李强介绍,2007年英国路透社驻中国首席摄影记者克劳斯先生在参加成都国际非遗节期间,曾专程来到这里,用他的镜头记录每一个细节。“这间老茶铺也应该称得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克劳斯拍了一整天后感叹地说。

“是不是这里?”中国台湾的一位摄影爱好者看到当地报纸上报道的成都老茶馆味道,被深深吸引,在彭镇溜达了几圈终于找到了李强。“说来也巧,这张报纸上的拍摄者是马来西亚那边过来的,连着在这里拍了几天,我印象特别深。”李强告诉记者,有些摄影爱好者在这里拍的作品获奖了,还会特意回到这里找到照片里的人物表示感谢;也有摄影爱好者会把拍好的照片寄过来,当老人们在照片里找到自己时,表情局促又带着兴奋。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成都夜总会招聘

上一篇: 黑茶的功效与作用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