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夜宿柏林禅寺_柏林禅寺住宿_柏林禅寺在哪

2020-11-18 10:56:18分类:品茶茶道 阅读:60

 

柏林禅寺住宿图片

子瞳登拜了柏林寺,没想到却碰到了一位落发的精英柏林寺方丈明海法师,令子瞳深为感动。

柏林禅寺图片

1968年生人,俗姓肖,祖籍湖北潜江,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89年开始研究佛学,1990年在北京广济寺结识生活禅创始人净慧老和尚,从此归心佛门。1992年9月,于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净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1993年于洛阳白马寺受具足戒,2000年于净慧上人座下得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承。现任柏林禅寺住持。

赵州柏林禅寺图片

丁亥三春,机缘偶得,我得与同班异级同学六十余人前往河北,参学柏林禅寺。时值三春之末,炎夏始临。夏意已生,而春意未泯,所以天气仍旧时常冷热不定,朗郁不均。我们出发的时候北京刚好遇到了比较冗沉的天气。一路南行,天气渐行渐朗,之至河北境内,虽然仍能看到其中别有“阴晴”,但是一路盎然,自与北京的沉郁又另是一番情致了。

一路奔忙,除在途中做了短暂的休憩,直到下午五时许,汽车才缓缓的驶入了柏林禅寺的大院。大伙带着一身的疲倦走下汽车,但是,或许就在双脚踏上禅院那一瞬间起,同学们又都兴奋了,疲惫的只是身躯,或许。

虽然在出发前就在网上对禅寺的基本情况进行一些了解,但是真正的走到面前的时候,还是有很多感触。或许是失望,因为它不像想像中那么宏伟壮观,更不是意识中的隐身世外。它就处在赵县的闹市之中,被许许多多的尘俗包围着,甚至就在寺院的门口,就有很多不能入眼的世俗烟火。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座寺庙,一道“门”,便隔断了与尘世的一切,山门之后自是一片灵慧净土,禅院清幽,“大隐隐于市”,其言语之妙处,或在此间。

前日曾与茵茵世人讨论妙真法师圆寂之一事,还调侃说,她死了,我便当和尚去。没想到,这一柏林行,到无意间诺了这个无意间的戏言。但是后来细想,虽然寄情于红楼梦中的众女儿,但是妙真法师,她俨然已经远离了尘世,已为槛内人了,如我这般等世间俗物,又怎能领略佛门之灵慧清幽呢?

虽然凡心已不再留恋这个尘世,但是九天之外何其远矣,又岂是心性之间便可到达得了?更奈何我“不曾到此间”,心中仍然念念不忘情天情海,六道轮回呢!即使能断得了情丝,那又若何呢?三生三世的夙愿,不会因这匆匆百里的一宿而改变什么。即使情寄世外仙姝,怎奈清微之处,终无挂碍之处。一切烦恼皆由缘定,只是可恨明知其不可却不能割舍。那殿宇,那塔林宝刹,那钟声与喧佛之声,自有其个中因由,然这不缪之顽劣心性,或许只能另求他途以化解其情缘罢了。

“吃茶去”似乎被禅师们奉为参禅之至上偈语,因而口不离其,心亦不能离矣。每每讲到此间吃茶去之道理,禅师们总是满面向往之态,津津不讳。然我始终不知,禅之一字,又岂是“吃茶去”三字了得?唉,怎奈我缘法不通,慧根不有,却为这三字所恼烦,彻夜。

清晨的云板声,钟声,鼓声,声声入耳,直望署云,然则对于一个欲归而不归者而言,是否是一种心性的煎熬?又或者是一种召唤?那就不得而知了。曾经许下愿望,如果能为妙真法师祝愿的话,那就一定要让她感应到,引领我的心性通往“无可奈何”之所在。磬铃声,木鱼声,喧佛声……虽然都是陌生的文字,但是其亲近之意又岂在文字之表?叩拜在佛的面前,只有一样是虔诚的,那便是灵河岸边的祝祷,幽幽。

柏林禅寺简介图片

赠金笔

赵州禅师的“吃茶去”,使位于燕赵腹地的柏林禅寺成为爱茶人向往的圣地。能在那千年古刹里吃一碗赵州茶,亲身体验“茶禅一味”的意境,将会是多么神秘微妙的感受。

初秋时节,我背起装满茶禅书籍的行囊,踏上了通往赵州之路。进入山门,直接来到古塔前拜谒赵州从谂法师。从谂法师从十几岁出家,云游各地,80岁时驻锡柏林禅院,120岁时圆寂于此,留下了“吃茶去”、“庭前柏树子”等著名公案,这古塔里便供奉着他的舍利和衣钵。我虽然未曾到此,却早已熟知“吃茶去”的典故,不用等禅师问我曾否来过,自觉地到后院“吃茶去”。拜谒后登上塔基的台阶,在石栏内绕塔三圈,祈望不虚此行。在悬挂着“会贤楼”牌匾的客堂内登记“挂单”后,来到古塔西侧的云水楼住宿。

正是由于茶与禅的结缘,喝茶才被提升到了一个充满人生智慧的境界,丰富了茶文化的内涵,才有了茶道的精神。茶味和禅味融为一体,情理相通。所谓禅,其实就在眼下的这杯茶汤里。

凌晨四点,打板声将我从睡梦中唤醒,夜色尚未褪尽,我随着三三两两的人流去做早课,来到气势宏伟的万佛楼。此时大殿内灯火辉煌,大大小小的万尊佛像金光闪耀,东西两侧一排排的蒲团前站满了僧人和男女信众。只见明海法师身披黄色袈裟,眉清目秀,庄严虔敬。他和大家一样,在维那师的领诵下,念唱着佛经。早课结束后,随明海法师走出大殿去斋堂。在名为“香积楼”的斋堂内,我第一次看到这样吃饭的情形:人们带着感恩的心情,认真地平端粥碗,动作轻缓,神情庄重。我由此想到,我们品茶的时候,是不是也需要这种氛围呢?“茶”从刚刚成长为嫩叶时就被采摘下来经历了萎凋、杀青、揉捻、烘焙等种种磨难,最后又忍受沸水的冲泡,几经沉浮,才在茶杯中重新获得了生命。我们对茶的尊敬和感恩,是否也应该像出家人对待食物一样,怀有一颗菩萨般的慈悲之心呢?

现在,我坐在家里的书房伏案书写,追忆着在寺中的难忘景象,伴随我的,仍然是一杯清茶。假若你想问我这是一杯什么茶,我会回答“赵州茶”。因为此时此刻,我的心还在赵州的柏林禅寺。

柏林禅寺在哪图片

围绕赵州桥寄生的一个公园,把赵州桥纳入其中,貌似是对石桥的保护,估计石桥的名声才是对这个公园门票的施舍。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羽毛球教学

上一篇: 一壶铁观音可以冲泡几次?

下一篇: 本性法师:禅茶一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