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两大供春名壶辨伪

2021-01-25 10:58:20分类:茶具知识 阅读:53

 

提要:近年来唐三彩的价值一直偏低,其中孕育着巨大的投资机遇。但高仿唐三彩层出不穷,这也是唐三彩近年来无法在古玩市场走俏的一个主要原因。那么如何把握甄别的技巧呢?本文介绍了两种较为有用的方法。

唐三彩,不仅是中国古代陶瓷发展史的光辉篇章,也是人类制陶史上的一个闪光点。不过,近年来唐三彩的市场表现却并不撩眼,即使是这些年来古玩市场热气腾腾,而具有悠久历史的唐三彩却没有出现很好的表现。但是从长远来看,其仍然是非常值得大家关注的品种。

在历史上的古代文献中,并没有唐三彩的记载,这就成了一个谜。而最早记载唐三彩的则在民国时期,1905~1909年修筑陇海铁路期间,在洛阳北邙山一带因工程修建而毁损了一批唐代墓葬,施工者惊奇地发现许多带彩釉的陶马、陶骆驼和陶俑,由于这些陶器上大多数带有黄、绿、白或黄、绿、褐三种颜色,加之在唐墓中出土,于是人们就给了它们一个非常形象的名字──唐三彩。由此,世人在二十世纪初开始认识并重视唐三彩,毕竟唐代是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强盛朝代,其文物的出现自然会引发人们的浓厚兴趣。

不过唐三彩命运多舛,在发现之初许多人不仅没有加以重视,相反还进行了破坏,因为这些花花绿绿的唐三彩几乎都是陪葬陶器,许多人认为是不吉利之器,所以大量的唐三彩在出土后被就地砸碎,以避邪气。

但酒香不怕巷子深,这些被国内古董视如敝屐的唐三彩,却受到外国古玩商的垂青,因为他们发现了其中不同寻常的文化价值。受此影响,国内外古器物研究者和古董商也开始逐渐重视,从此世人不断了解唐三彩,其名声也大噪。新中国成立之后,唐三彩之名一直沿用至今。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说,专业研究者以唐彩色釉陶之名称呼更具科学性,因为从工艺上看,唐三彩是釉而算不上彩,但唐三彩既然已约定俗成,具有了广泛的影响力,所以保持如此名称也就合情合理。

与其他古玩相比,唐三彩发现的历史并不长,在藏界的影响力自然小了许多,尤其是中国在整个二十世纪的很长时间内,一直处于社会动荡之中,收藏的概念在绝大多数人的脑海中几乎是个空白,因此系统收藏唐三彩者就凤毛麟角了。而这也是唐三彩在古玩市场影响力不大的重要原因,毕竟许多人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才知晓唐三彩的存在,但市场上真正的精品已难觅踪影。

唐三彩被发现后,自然受到中国以及世界艺术界的关注,尤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唐三彩的研究更是热火朝天,不少专家纷纷将研究成果公诸于众。由于唐三彩烧制温度最高约1100度左右,其制作工艺不算复杂,制作原料随处可见,胎釉配方也早已公开,仿造高手人才辈出,有的还是唐三彩研究专家。可以想象行家运用现代技术克隆出来的仿品与真品还会有多么大的差别呢?回答是肯定的,真品唐三彩的基本特征在高仿唐三彩上都具备了。可以说,两者的相同点几乎达到99%以上,余下还不到1%的较为特殊的特征目前是无法仿造的,因为这特殊之处惟有千百年的时间才能形成,人力暂无力为之。但如此接近的相同,就给收藏者的辨别带来了非常困难的甄别之处。

尤其是随着唐三彩仿品的出现,辨别真假唐三彩的文章也一篇篇见诸报端,这些文章虽然繁荣了文化园地,但研究成果却也被仿造者所利用,他们仿造出一批批真假难辨的三彩器,经过作旧之后便在城乡不断露面,道行不深的收藏者屡屡上当中诏。鉴于高仿唐三彩在胎、釉、色彩、造型乃至内在的精神风格等方面都几乎达到了完美境界,同时也具备了常见的论及唐三彩文章中所列举的真品三彩的全部特征,因此没有行家里手的火眼金睛则难辨真假。

市场上出现的如此尴尬场面,同样也制约了藏家的收集积极性,在真假莫辨的情况下,要让唐三彩成为古玩市场的宠儿,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而这也是唐三彩无法在近年来古玩市场走俏的一个主要原因。

虽然唐三彩高仿品层出不穷,但收藏界决不可因噎废食,放弃对其的收藏。从中国彩陶发展的轨迹看,唐三彩是在汉代低温铅釉陶工艺基础上,通过长期的实践与摸索,聪慧的工匠对含有不同有色金属元素的原料有了新认识后,有的放矢地采取针对性用料而制作成功的,其间历经了一个由粗到精的缓慢烧造发展过程,到唐朝时终于烧成著名的唐三彩陶器。值得一提的是,唐代的丝绸之路,也令唐三彩走向世界。当时一些国家输入唐三彩后,仿烧了类似风格的三彩陶器,如伊朗的波斯三彩、朝鲜的新罗三彩、日本的奈良三彩等。这些国家制作的三彩陶器,在风格上与唐三彩陶器尽管各有不同,但从这些陶器上依然可以看到唐三彩所存在的基本风格。这也成了研究中国唐代时期与各国通商的有力证据,其对当时的世界文化影响之大就可见一斑,因此史料价值极为重要,而这也是为何当初挖掘出来后,受到外国古玩商和收藏者重视的原因,至少他们从唐三彩上看到了本国三彩陶器的渊源所在。

由于近年来唐三彩的价值一直偏低,其中孕育的投资机遇是巨大的。但许多人却无奈望洋兴叹,无法从本质上掌握不足1%的辨别技巧,自然也就只好放弃这项让人垂涎的投资目标。那么如何把握这种甄别的技巧呢?下面介绍两种较为有用的方法。

看陈旧感:真品旧感自然,富有层次并深入肌里,用硬物轻划,可见旧感渗入胎里,如有可能可在不显眼处轻轻敲击一两处胎表,就可发现旧感是由胎表向里渗透的。高仿三彩的胎,经作旧处理虽有陈旧感,但绝无真品胎经岁月侵蚀而显露出来累累沧桑的自然感,旧仅在胎表不入肌里,新的感觉依稀可辨,不会出现旧感渗入胎里的现象。轻击胎表就见旧仅是胎表的一层,是胎的衣服,不像真品旧感与胎互为一体,不可分割。

看胎土新断面:真品三彩由于时间久远,部分胎土新断面遇空气后,胎土颜色会由白渐变到黑,这一过程一般约3个月时间,有一部分真品三彩洗净后的胎表也会出现这一现象。高仿三彩胎的新断面或胎表就是三五年,其白色的胎土也不会有什么明显变化。

看土锈:大多数高仿三彩为了尽量减少人为破绽,几乎不做土锈。说到土锈,不少人把土锈理解成胎土表面用水可冲洗掉的脏土层。其实所谓锈,是物质化学变化的产物,如铁锈、铜锈等,它和原物不可分割,真品三彩的土锈不但洗不掉而且越洗越清楚。

唐三彩的釉本质上是一种亮釉,刚烧成时光亮刺目,光泽灿烂,百年之后光泽渐退,温润晶莹,釉光逐渐变得柔和自然,精光内蕴,宝光四溢。唐三彩的釉光根据目前所见墓室出土的器物看,其釉光总是柔和温润的,除了釉面腐蚀严重,否则三彩真品不会失去柔润的光泽。

大多数唐三彩釉面由于时代久远都会出现哈利光,它是千年风月留在唐三彩器表的影子,任何仿造者都无法让自己的仿品穿越千年时光。哈利光不管在什么颜色的釉面上都呈现出五颜六色,也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光线下其颜色也都如此。真品三彩器物通体的宝光,恍惚不定,如梦幻漂浮在绚丽多彩的釉面上,所有的高仿者对这梦幻之光都会感到无奈。此外,真品哈利光用一般的照相机可拍摄到,而仿品则拍摄不到。所以,有无哈利光是鉴别真假唐三彩的一个过硬的标准。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唐三彩都有哈利光,所以不排除没有哈利光的三彩器也属真品。

唐三彩在市场上也曾经辉煌过,1989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曾拍过一件唐三彩马,成交价高达390万英镑,一举创下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天价,且这个纪录保持了12年之久。不过随着挖掘风肆虐,以及滥竽充数的仿制品大量涌现,唐三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价格骤跌,尤其是洛阳的不少旅游景点,到处可见仿制的唐三彩器物,价格低得令人心悸,普通的大号唐三彩马叫价30~100元,一套六骏马价格不超过50元。虽然相关部门大力整顿市场,也令唐三彩价格开始回升,但一蹶不振的状态却延续至今。从近年来拍卖行重要的拍卖记录看,自2004年之后唐三彩就在拍卖行销声匿迹,成为了拍卖市场的弃儿。

无论是过去的文献记载,还是当代的宜兴紫砂业师傅们,都把供春当做紫砂壶的鼻祖来尊崇。当然,按文献记载,供春的技艺来自金沙寺僧。但那位长者一则未留下名姓,二者并未在当时或其后形成气候,终是由于供春技艺有加,再加上其主人吴颐山的原因,使其成为紫砂壶历史上的第一位名家,坐定了开山老祖的位子。也正因为如此供春壶特别珍贵,从明代后期以来的几百年里,一直是人们追求的奇珍异宝。从目前已发表的所有资料来看,供春壶没有出土过,只有少量的传世品,被珍藏在有关博物馆、纪念馆或私人手中。其中最为人们看好也最著名的有两把︰一把为《树瘿壶》,藏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另一把为《六瓣圆囊壶》,藏香港茶具文物馆。下面主要拟就这两把壶的真伪问题,对供春壶做一点探讨。树瘿壶应为黄玉麟作品。

1.《六瓣圆囊壶》:壶身略呈半球形,竖向六出筋略呈莲瓣形。该壶泥料稍粗,有轻度梨皮效果。制壶技术娴熟,应是打身筒后外表加模具挡成,再用工具修过。壶底刻隶书味很浓的楷书款大明正德八年供春字样。这把壶是香港著名茶具收藏家罗桂祥博士于五○年代初期在香港收购的。罗先生一生喜爱收藏和研究紫砂器,在八○年代,他将其收藏的数百件藏品捐献给香港市政局,建立起香港茶具文物馆。现在该馆藏品已逾千件,而此件供春壶被当做该馆的王牌藏品,其名声极大。在大陆和海外的多本权威性紫砂图录或书籍中都予收录介绍过,且给予名列前茅的显要位置,有的书籍甚至于将其刊载于封面。但我认为这把壶的真实性也是大可怀疑的,其理由大致如对《树瘿壶》的评判。首先是制壶技术过于纯熟。其刻款记载该壶制作于大明正德八年。按文献记载︰供春的主人吴颐山是正德九年中的进士。正是吴氏为考进士在金沙寺读书,才使家僮供春有机会向金沙寺僧学做紫砂壶。因此即使是吴颐山真的在正德八年读书于金沙寺的话,这一年供春也仅仅是一个向老僧初学制壶的孩子,怎么可能有如此高超的壶艺?更不可能有如此娴熟老到的刻款。要知道比供春晚了大半个世纪的超一流紫砂大家时大彬,其早年还是请人书写刻款,到了晚期,才做到运笔如刀、自己刻款的。再将这把壶与嘉靖十二年吴经墓随葬的提梁壶及万历四十年卢维桢墓随葬的时大彬鼎足盖圆壶比较,我们会发现其工艺竟比后二者还先进。时大彬鼎足盖圆壶有时大彬自已刻的款,并且该壶在出土的时大彬壶中,是上佳之品,应是时大彬的成熟期作品。从正德八年(1513年)到万历四十年(1612年),时间上相隔整整一个世纪。即使考虑减去下葬前的购壶时间,也差不多晚了七、八十年。那么,一个七、八十年前刚刚起步的孩子的作品,其技艺竟比一个七、八十年后的特大名家的成熟期作品还要成熟,这不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吗?实际上,由于供春的名气大,从明代晚期直到今天,四百年来一直有人仿冒他的作品,且应该是以仿冒为主。这把壶为仿冒品应该是无疑的了。问题是︰它仿冒于何时呢?由于看不到原物,根据各个图录发表的照片来看,我个人认为大致有两种可能。一是根据刻款的字体来看,其很像清代康熙年间瓷器仿冒明代作品时的落款字体。因此有可能是清代早期人所为。另一个可能是在本世纪三○年代的民国初期,古玩市场火爆。当时的宜兴紫砂高手蒋燕亭等人在上海仿冒了一大批古代名人壶。我们见到的这类假货,从明代的时鹏(时大彬之父)、时大彬、李仲芳、陈仲美、陈用卿、徐友泉、惠孟臣,到清代的陈鸣远、王南林、陈曼生,几乎历史上所有的紫砂名家都被作伪了。做为开山鼻祖鼎鼎大名的供春被仿冒,自然也是不足为奇的。我认为这把壶是此时生产的可能性最大。真正供春壶的特征

2.《树瘿壶》:壶身做松树瘿瘤状。壶把做树枝分叉状。把下有篆书款供春二字。壶盖做成番瓜蒂状,盖内有楷书玉麟印款,壶体泥质较细腻。这把壶是宜兴乡贤储南强先生于1928年在苏州地摊上购买的。他经多方调查考证,了解到此壶曾收藏于清末大藏收家吴大澄家。他认为此壶是供春壶真品,盖是清末制壶名家黄玉麟后配的。画家黄宾虹见此壶后,认为黄玉麟后配盖是张冠李戴,就请民国时制壶名家裴石民先生重配树瘿形盖,并为之题记。储先生是地方绅士,文化造诣较高,获此壶后十分珍视,拟在宜兴建春归楼专藏此壶,后因抗日战争开始而未能如愿。解放后,储先生将此壶捐献给国家。由苏南文管会(在苏州)接收。后转到南京博物院,再转送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对于此壶是否为供春壶真器,过去专家们是深信不疑的。近年来一些人提出疑问,我以为疑得有道理。首先是做为开山鼻祖的供春,其当年制壶时工艺并不成熟,这些在上期文中已有所述,而这把壶的制作技术已十分纯熟,从技术上看,真正的供春壶是无法达此高度的。其次是泥料的细腻程度,也是供春时期所无法达到的。再次,其款识也不对,在整个明代,紫砂壶落款者是用竹刀或钢刀刻楷书款,在把梢上落篆书印款是不可能的。还有一点应该强调的是,供春时期制壶是不用匣钵烧造的,壶与缸坛同窑,壶身肯定会有飞釉泪痕。而该把《树瘿壶》全身干干净净,是装在匣钵中专窑烧成的。综合看起来,这把壶不可能是供春真品,我认为,这只能是黄玉麟的作品。其连仿供春壶都谈不上,只是根据过去有关供春壶形的传说,黄玉麟发挥想象力自己创作出来的。黄玉麟是清末制壶高手,吴大澄曾专请他到家里做壶达八个月之久,这是人所共知的史实。故这把壶曾收藏于吴大澄家是极为顺理成章的事。储南强先生不是文物鉴定家,其以一腔热爱家乡的情怀买了这把假供春壶收藏起来,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加上过去文博界对紫砂壶鉴定力量的薄弱,使这把假虎丘连升三级,直入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殿堂。现在应该是还其真面目的时候了,但黄玉麟毕竟是紫砂大家,其作品还是有很高收藏价值的。六瓣圆囊壶应为民初仿品

当这两把王牌壶被否定后,也许有人会问︰你是不是在搞历史虚无主义,认为供春也不存在呢?回答是︰否。我认为︰根据大量的文献记载看,历史上紫砂名家供春应是实有其人的。因此,供春壶也应该是有的,那么供春壶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从考古材料和文献记载推断,我觉得主要应有这么几个特征︰一是它具有很大的原始性。打身筒、镶身筒和模具挡坯的技术此时都不可能出现,因此供春壶不可能具有上述技术特征。其主要是手工捏制,然后用简单的工具修整,甚至壶身上可见到指痕。二是胎土很粗糙,颗粒不会细于60目。同时由于明火烧造,与缸瓮同窑,烧成的器色不够匀正,身上应飞溅有缸瓮釉泪。三是应该无款识。因此,即使是真的供春壶逃过历史劫难留传至今,我们可能也非常难于将其鉴别出来了。要解决这个问题,做为考古工作者,我们应特别注意明代中后期墓葬的出土材料。特别是正德、嘉靖年间的墓葬材料,盼望有一天能像出土时大彬壶一样出土一、二把供春壶。有了标准器,问题就容易解决了。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华硕投影仪

上一篇: 紫艺开拓略谈_开拓神秘岛布局_开拓神秘岛改建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