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茶具选配的发展史

2021-01-05 10:57:17分类:茶具知识 阅读:92

 

茶具的选配随历史进程发生的变化是图片

茶的原产地就在中国,其原生地在长江上游地区。早在公元前一世纪王褒《僮约》中便有“武阳买茶”的记载。茶文化发展的同时,茶具也在随之发展,茶具的发展和对于茶叶的利用方式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茶具的发展和当时社会历史背景下的技术水平息息相关,比如瓷器烧造水平的提升,可以直接的放映在各个时期的茶具上,而青花瓷茶具的出现,则依赖于白瓷烧造技术的成熟、釉下彩技术的出现以及最重要的含钴釉料的使用,因此,可以说自隋唐以来,茶具的材质和器型都是当时工艺水平的体现。茶具的发展同样也和各个历史时期的审美观点有着紧密的联系,毕竟在中国,自唐朝以后,喝茶这一行为,无论是在庙堂之高还是在江湖之远,都被文人雅士所推崇,而掌握着审美话语权的这些人,不可能不将自己的审美观点附加在这些器具上。因此,这些人手中茶具并不仅仅只是一件实用器,更是一件具有审美价值的艺术品。由此,可以说茶具演变的历史,是由功能需求为引导,结合各个历史时期的技术水平与审美观点共同推进的。

中国关于茶的最早记载,目前认为是王褒写于西汉时期的《僮约》,虽然这是一篇带有戏谑色彩的文章,但也可从中一窥当时人们的生活现状,而其中被认为提到茶的有两处,分别是 筑肉臛芋,脍鱼炰鳖,烹荼尽具,已而盖藏 ?? 牵犬贩鹅,武阳买荼 前者说的是做饭,后者说的是采购,不过关于前者所提到的”荼“是不是就是茶,现在的研究还存疑,因为和前面提到的肉、芋、鱼、鳖联系起来的话,将这里的”荼“当做一种食物解(苦菜)更为合理一些。 关于”武阳买荼“的争议不大,因为如果只是买菜的话,不用特意跑到武阳去。 基本上中国相对可靠的,关于茶的明确记载,就只能追溯到这里了,而两汉时期,关于茶的记载,也仅止于此。可以说是相当的模糊,至于茶具,更是稀少。所以这一时期的茶具,其实没什么可说的 不过转折出现在1990年 这一年从湖州出土了一件东汉晚期的青瓷罍。 在这个青瓷罍出土之前,基本上认为两汉时期即使有茶具,也是与酒具通用的器具,而发现这个之后,基本上可以认定,在东汉晚期,中国已经有专用的茶具出现了。 至于这个青瓷罍的用处,现在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 是储茶,一种认为是痷茶(就是泡茶),支持前者的证据是这东西无流,也就是不方便往外倒,所以应该不是装液体的,而支持后者的证据是,内层有釉,由于在两汉时期,施釉的工艺还不成熟,大多数器物还是以刷釉的方式上釉,而这种器型的内部上釉又比较困难,因此如果没有需求的话,里面用不着上釉,之所以上釉就是为了储存液体。不过不管这个青瓷罍的作用为何,将其认定为目前中国所发现的,最早的专属茶具,应该是没有什么疑问的。

随着隋朝灭陈,终于结束了中原大地上的分割动荡,统一的中央政权,同样也带来了文化上的融合,原本只在南方流行的茶,也逐渐得到了北方人的认可。 不过,作为一个短命的过渡政权,在茶叶、茶具的历史上,隋注定难以占到重要的地位,故此,该段所陈述的其实主要就是唐。 在长沙出土的青釉褐彩圆形敛口碗,由于在碗底有“荼埦”两字,可以认定是专用的茶器,而类似的器物还有1998年从“黑石号”沉船中打捞上来的青釉褐绿彩“荼盏子”瓷碗 这两件唐代长沙窑的茶碗,前者口径13.5cm,高4cm,后者口径20cm,高6cm,由这两件器物来看,唐代茶盏和茶碗之间虽然器型上有所区别,但是其实容积相差不多,在使用上,也没有有太大的差别。而且这个大小其实是比较符合《茶经》中关于煎茶的描述的。 凡煮水一升,酌分五碗 夫珍鲜馥烈者,其碗数三,次之者,碗数五。 唐代一升约合现在600ml左右,600ml分3-5碗,就是每碗120-200ml左右,放在月350ml左右的茶碗中,大概占容积的1/2左右,体现在水位上,应该就是2/3左右了,正好是适合饮用的容量。现在说的“茶倒七分”也多半是来自于唐代时候的遗风。 陆羽在《茶经 四之器》中就茶碗的优劣曾经写到:“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寿州、洪州次。若邢瓷类银,越瓷类玉,邢不如越一也;若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在唐代的茶器中,最普遍的,就是越瓷和邢瓷。邢瓷以白瓷为主,越瓷以青瓷为主,而白瓷在当时不被陆羽所喜,其中除了难以映衬茶汤颜色之外,也和当时白瓷的烧制技术不如青瓷成熟也有关系。毕竟青瓷是从两汉时期就开始烧制,而白瓷则要到隋朝才真正烧制成功(北齐、北周时期的白瓷仍然有青瓷的痕迹),技术的成熟程度不如青瓷也是正常。除了茶碗之外,唐代所需的茶器还有许多,而最重要的,自然就是煎茶所需的茶釜了。日本传统茶道发端于唐代的煎茶法,其中证据之一就是现在仍然在使用茶釜烧水,只不过不再将茶末放入釜中煎煮而已。出名的平蜘蛛釜虽然原物已经随着松久永秀从世间消失,但中国出土的文物,大致还是能看出茶釜的样子中国茶叶博物馆中所存放的茶釜和前面那个茶盏差不多大,由于个体较小,故应是自己把玩之物。 陆羽在《茶经 四之器 》中关于茶釜曾经写道:“洪州以瓷为之,莱州以石为之,瓷与石皆雅器也,性非坚实,难可持久。用银为之,至洁,但涉于侈丽。雅则雅矣,洁亦洁矣,若用之恒而卒归于铁也。” 很显然,以金银所打造的茶器,并不符合陆羽当初对于茶的定位,因此,虽然以银做茶釜,虽然在功用上得到了陆羽的肯定,但只是因为“侈丽”,而被陆羽认为并不如铁釜。 不过很显然,陆羽心中茶的精神,并没有影响唐代君王们的审美情趣,否则,当1987年打开法门寺地宫时候,发现的就不会是那些“侈丽”的金银茶器了。

《茶经》中没有写的,还有当时所用的“茶瓶”,“茶瓶”可以视为现在茶壶的雏形。在唐代,茶瓶有两种,一种是作为茶壶使用,也就是陆羽在《茶经 六之饮》中所说的“瓶缶”,“贮于瓶缶之中,以汤沃焉,谓之痷茶”。这时的茶瓶,作用就和茶壶一样,不过一般都是在初唐时期使用,也就是陆羽还没开始批判这种方法的时候,此外,这种茶瓶大多数是和当时的酒注混用(前文提到的隋朝的鸡首壶),未必就是专门的茶器。 后来到了晚唐时期,点茶法的雏形开始形成,也就相应的出现了适应于点茶法的茶具,其器型也还是如当时的酒注一样,只是已经有部分茶瓶从酒注中独立了出来 。从河北临城出土的白釉茶器就是晚唐时期比较典型的造型,这套器物虽然在造型上和典型的宋代茶器还有区别,但基本上已经摆脱了陆羽时代煎茶法对于器物的要求,只是这时注子的流还依然是沿用当时类似酒注的短流形式,这种形式其实对于出汤是不太有利的,因此,可以看到,随着时间逐渐的推移,出土的茶注的流会变得越来越细长,最终演化成为两宋时期典型的汤瓶样式。

选配茶具,除了看它的使用性能外,茶具的艺术性、制作的精细与否,又是人们选择的另一个重要标准。如果是一位收藏家,那么,他对茶具艺术的追求,更胜过对茶具实用性的要求。

因茶制宜:古往今来,大凡讲究品茗情趣的人,都注重品茶韵味,崇尚意境高雅,强调“壶添品茗情趣,茶增壶艺价值”,认为好茶好壶,犹似红花绿叶,相映生辉。对一个爱茶人来说,不仅要会选择好茶,还要会选配好茶具。

因此,在历史上,有关因茶制宜选配茶具的记述是很多的。唐代陆羽通过对各地所产瓷器茶具的比较后认为:“邢(今河北巨鹿、广宗以西,河南沙河以北地方)不如越(今浙江绍兴、萧山、浦江、上虞、余姚等地)。”这是因为唐代人们喝的是饼茶,茶须烤炙研碎后,再经煎煮而成,这种茶的茶汤呈“白红”色,即“淡红”色。一旦茶汤倾入瓷茶具后,汤色就会因瓷色的不同而起变化。“邢州瓷白,茶色红;寿州今安徽寿县、六安、霍山、霍丘等地)瓷黄,茶色紫;洪州(今江西修水、锦江流域和南昌、丰城、进贤等地)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而越瓷为青色,倾入“淡红”色的茶汤,呈绿色。陆氏从茶叶欣赏的角度,提出了“青则益茶”,认为以青色越瓷茶具为上品。而唐代的皮日休和陆龟蒙则从茶具欣赏的角度提出了茶具以色泽如玉,又有画饰的为最佳。

从宋代开始,饮茶习惯逐渐由煎煮改为“点注”,团茶研碎经“点注”后,茶汤色泽已近“白色”了。这样,唐时推崇的青色茶碗也就无法衬托出“白”的色泽。而此时作为饮茶的碗已改为盏,这样对盏色的要求也就起了变化:“盏色贵黑青”,认为黑釉茶盏才能反映出茶汤的色泽。宋代蔡襄在《茶录》中写道:“茶色白,宜黑盏。建安(今福建建瓯所造者绀黑,纹如免毫,其坯微厚,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蔡氏特别推崇“绀黑”的建安兔毫盏。

明代,人们已由宋时的团茶改饮散茶。明代初期,饮用的芽茶,茶汤已由宋代的“白色”变为“黄白色”,这样对茶盏的要求当然不再是黑色了,而是时尚“白色”。对此,明代的屠隆就认为茶盏“莹白如玉,可试茶色”。明代张源的《茶录》中也写道:“茶瓯以白磁为上,蓝者次之”。“明代中期以后,瓷器茶壶和紫砂茶具兴起,茶汤与茶具色泽不再有直接的对比与衬托关系。人们饮茶注意力转移到茶汤的韵味上来了,对茶叶色、香、味、形的要求,主要侧重在“香”和“味”。这样,人们对茶具特别是对壶的色泽,并不给予较多的注意,而是追求壶的“雅趣”。明代冯可宾在《茶录》中写道“茶壶以小为贵,每客小壶一把,任其自斟自饮方为得趣。何也?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阁。”强调茶具选配得体,才能尝到真正的茶香味。

清代以后,茶具品种增多,形状多变,色彩多样,再配以诗、书、画、雕等艺术,从而把茶具制作推向新的高度。而多茶类的出现,又使人们对茶具的种类与色泽,质地与式样,以及茶具的轻重、厚薄、大小等,提出了新的要求。一般说,饮用花茶,为有利于香气的保持,可用壶泡茶,然后斟入瓷杯饮用。饮用大宗红茶和绿茶,注重茶的韵味,可选用有盖的壶、杯或碗泡茶;饮用乌龙茶则重在“啜”,宜用紫砂茶具泡茶;饮用红碎茶与工夫红茶,可用瓷壶或紫砂壶来泡茶,然后将茶汤倒入白瓷杯中饮用。如果是品饮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君山银针、黄山毛峰等细嫩名茶,则用玻璃杯直接冲泡最为理想。至于其他细嫩名优绿茶,除选用玻璃杯冲泡外,也可选用白色瓷杯冲泡饮用。但不论冲泡何种细嫩名优绿茶,茶杯均宜小不宜大大则水量多,热量大,会将茶叶泡熟,使茶叶色泽失却绿翠,其次会使芽叶软化,不能在汤中林立,失去姿态;第三会使茶香减弱,甚至产生“熟汤味”。此外,冲泡红茶、绿茶、黄茶、白茶,使用盖碗,也是可取的。

在我国民间,还有“老茶壶泡,嫩茶杯冲”之说。这是因为较粗老的老叶,用壶冲泡,一则可保持热量,有利于茶叶中的水浸出物溶解于茶汤,提高茶汤中的可利用部分;二则较粗老茶叶缺乏观赏价值,用来敬客,不大雅观,这样,还可避免失礼之嫌。而细嫩的茶叶,用杯冲泡,一目了然,同时可收到物质享受和精神欣赏之美。

因地制宜:中国地域辽阔,各地的饮茶习俗不同,故对茶具的要求也不一样。长江以北一带,大多喜爱选用有盖瓷杯冲泡花茶,以保持花香,或者用大瓷壶泡茶,尔后将茶汤倾入茶盅饮用。在长江三角洲沪杭宁和华北京津等地一些大中城市,人们爱好品细嫩名优茶,既要闻其香,啜其味,还要观其色,赏其形,因此,特别喜欢用玻璃杯或白瓷杯泡茶。在江、浙一带的许多地区,饮茶注重茶叶的滋味和香气,因此喜欢选用紫砂茶具泡茶,或用有盖瓷杯沏茶。福建及广东潮州、汕头一带,习惯于用小杯啜乌龙茶,故选用“烹茶四宝”──潮汕风炉、玉书碨、孟臣罐、若琛瓯泡茶,以鉴赏茶的韵味。潮汕风炉是一只缩小了的粗陶炭炉,专作加热之用;玉书碨是一把缩小了的瓦陶壶,高柄长嘴,架在风炉之上,专作烧水之用;孟臣罐是一把比普通茶壶小一些的紫砂壶,专作泡茶之用;若琛瓯是只有半个乒乓球大小的2~4只小茶杯,每只只能容纳4毫升茶汤,专供饮茶之用。小杯啜乌龙,与其说是解渴,还不如说是闻香玩味。这种茶具往往又被看作是一种艺术品。四川人饮茶特别钟情盖茶碗,喝茶时,左手托茶托,不会烫手,右手拿茶碗盖,用以拨去浮在汤面的茶叶。加上盖,能够保香,去掉盖,又可观姿察色。选用这种茶具饮茶,颇有清代遗风。至于我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至今多习惯于用碗喝茶,古风犹存。

赠金笔

挑选茶具,除了使用性能外,人们挑选的标准通常还有茶具的艺术性和制作工艺。而对爱好收藏的人来说,对茶具艺术性的追求,更胜于其实用价值。

茶具兴起,茶汤与茶具色泽才不再有直接的对比与衬托关系。人们的注意力也转到茶汤的韵味上来了,又只有茶具选配得体,才能尝到真正的茶香味儿。

化,不能在汤中林立,失去姿态。此外,冲泡红茶、绿茶、黄茶、白茶,使用盖碗,也是可取的。

分;二则较粗老茶叶缺乏观赏价值,用来敬客,不大雅观。而细嫩的茶叶,用杯冲泡,一目了然,同时可收到物质享受和精神欣赏之美。

赠金笔

茶具的发展演变和饮茶的产生息息相关,经历了从无到有、共用到专用、粗糙到精致的过程,随着饮茶的盛行,茶具在不断完善、发展,且种类也越来越多。

最早的茶具同食具、酒具共用。西汉时期王褒《僮约》中“烹荼尽具”就提到洗净茶具,“荼”指“茶”,“尽”作“净”解,这便是茶具发展史上最早谈及饮茶器具的史料。

到唐朝时茶已经成为人们的日常饮料,更为讲究饮茶的情趣。茶具不仅作为器具,而且具有实用价值和欣赏价值,讲究茶具的质地、艺术性,借以提高茶的色、香、味。陆羽的《茶经·四之器》中记载了唐代各种煎饮茶器,当时贵族王朝主要用金银茶具,普通百姓则用陶瓷茶具,生活讲究的大户都备有全套的碾茶、泡茶、饮茶器具,可见唐代煎茶、饮茶之风极为盛行。

煎茶来源于煮茶,是指将鲜叶碾磨成末,在水达到二沸时,放入茶末,水达三沸时茶便煎成。煎出来的茶汤色、香、味保持最原始的味道。

饮茶之风“兴于唐,盛于宋”。宋朝相对于唐朝,茶具更为简洁,除“金银为上”外,陶瓷也有很大的发展,同时点茶之风日益盛行。宋代最有代表的史料记载是南宋审安老人的《茶具图赞》,用白描的手法画出了饮茶、备茶的12种茶具,并冠以特定名号,取名“十二先生”。

点茶法在宋代成为流行时尚。点茶就是将茶叶碾成茶末放进茶碗中,注入少些沸水用茶筅调成糨糊状,再注入沸水,同时再搅动,直至茶末上浮,形成粥面即可饮用。点茶在宋代也用于当时极为盛行的斗茶。

元代茶具未能有很好的发展,主要保留了宋代茶具的特色。但由于元代游牧民族的关系,散茶开始兴起,茶具也朝着豪放、厚重方向发展。

到了明代,茶的加工、饮用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茶具也产生很大变革。景德镇的白瓷、青花瓷异军突起,开始在国内流行,甚至名扬海外。当时的瓷窑主要生产色白、精巧茶具,同时“茶洗”出现,“茶洗”形状如碗,底部有小孔,作饮茶之前冲洗茶叶用。明代中期以后,出现瓷壶、紫砂壶,有“壶趣”一说。

清代茶具种类基本与明代相似,主要以瓷器和紫砂为主,其中景德镇的瓷器、宜兴的紫砂最为出色。景德镇的彩瓷比明代有了更大的发展,同时创制了珐琅彩、粉彩等新品种;宜兴的紫砂除基本使用外,还融合了绘画、诗文、书法、篆刻等新的艺术形式,使紫砂壶有了更高的艺术价值。此外,四川的竹木茶具、福州的脱胎漆器等也相继出现。

目前市场上仍以“景瓷宜陶”最为流行,但茶具的种类和样式更为多样,质量更为上乘。

配茶具,除了看它的使用性能外,茶具的艺术性、制作的精细与否,又是人们选择的另一个重要标准。如果是一位收藏家,那么,他对茶具艺术的追求,更胜过对茶具实用性的要求。 因茶制宜:古往今来,大凡讲究品茗情趣的人,都注重品茶韵味,崇尚意境高雅,强调壶添品茗情趣,茶增壶艺价值,认为好茶好壶,犹似红花绿叶,相映生辉。对一个爱茶人来说,不仅要会选择好茶,还要会选配好茶具。 因此,在历史上,有关因茶制宜选配茶具的记述是很多的。唐代陆羽通过对各地所产瓷器茶具的比较后认为:邢(今河北巨鹿、广宗以西,河南沙河以北地方)不如越(今浙江绍兴、萧山、浦江、上虞、余姚等地)。这是因为唐代人们喝的是饼茶,茶须烤炙研碎后,再经煎煮而成,这种茶的茶汤呈白红色,即淡红色。一旦茶汤倾入瓷茶具后,汤色就会因瓷色的不同而起变化。邢州瓷白,茶色红;寿州今安徽寿县、六安、霍山、霍丘等地)瓷黄,茶色紫;洪州(今江西修水、锦江流域和南昌、丰城、进贤等地)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而越瓷为青色,倾入淡红色的茶汤,呈绿色。陆氏从茶叶欣赏的角度,提出了青则益茶,认为以青色越瓷茶具为上品。而唐代的皮日休和陆龟蒙则从茶具欣赏的角度提出了茶具以色泽如玉,又有画饰的为最佳。 从宋代开始,饮茶习惯逐渐由煎煮改为点注,团茶研碎经点注后,茶汤色泽已近白色了。这样,唐时推崇的青色茶碗也就无法衬托出白的色泽。而此时作为饮茶的碗已改为盏,这样对盏色的要求也就起了变化:盏色贵黑青,认为黑釉茶盏才能反映出茶汤的色泽。宋代蔡襄在《茶录》中写道:茶色白,宜黑盏。建安(今福建建瓯所造者绀黑,纹如免毫,其坯微厚,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蔡氏特别推崇绀黑的建安兔毫盏。 明代,人们已由宋时的团茶改饮散茶。明代初期,饮用的芽茶,茶汤已由宋代的白色变为黄白色,这样对茶盏的要求当然不再是黑色了,而是时尚白色。对此,明代的屠隆就认为茶盏莹白如玉,可试茶色。明代张源的《茶录》中也写道:茶瓯以白磁为上,蓝者次之。明代中期以后,瓷器茶壶和紫砂茶具兴起,茶汤与茶具色泽不再有直接的对比与衬托关系。人们饮茶注意力转移到茶汤的韵味上来了,对茶叶色、香、味、形的要求,主要侧重在香和味。这样,人们对茶具特别是对壶的色泽,并不给予较多的注意,而是追求壶的雅趣。明代冯可宾在《茶录》中写道茶壶以小为贵,每客小壶一把,任其自斟自饮方为得趣。何也?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阁。强调茶具选配得体,才能尝到真正的茶香味。 清代以后,茶具品种增多,形状多变,色彩多样,再配以诗、书、画、雕等艺术,从而把茶具制作推向新的高度。而多茶类的出现,又使人们对茶具的种类与色泽,质地与式样,以及茶具的轻重、厚薄、大小等,提出了新的要求。一般说,饮用花茶,为有利于香气的保持,可用壶泡茶,然后斟入瓷杯饮用。饮用大宗红茶和绿茶,注重茶的韵味,可选用有盖的壶、杯或碗泡茶;饮用乌龙茶则重在啜,宜用紫砂茶具泡茶;饮用红碎茶与工夫红茶,可用瓷壶或紫砂壶来泡茶,然后将茶汤倒入白瓷杯中饮用。如果是品饮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君山银针、黄山毛峰等细嫩名茶,则用玻璃杯直接冲泡最为理想。至于其他细嫩名优绿茶,除选用玻璃杯冲泡外,也可选用白色瓷杯冲泡饮用。但不论冲泡何种细嫩名优绿茶,茶杯均宜小不宜大大则水量多,热量大,会将茶叶泡熟,使茶叶色泽失却绿翠,其次会使芽叶软化,不能在汤中林立,失去姿态;第三会使茶香减弱,甚至产生熟汤味。此外,冲泡红茶、绿茶、黄茶、白茶,使用盖碗,也是可取的。 在我国民间,还有老茶壶泡,嫩茶杯冲之说。这是因为较粗老的老叶,用壶冲泡,一则可保持热量,有利于茶叶中的水浸出物溶解于茶汤,提高茶汤中的可利用部分;二则较粗老茶叶缺乏观赏价值,用来敬客,不大雅观,这样,还可避免失礼之嫌。而细嫩的茶叶,用杯冲泡,一目了然,同时可收到物质享受和精神欣赏之美。 因地制宜:中国地域辽阔,各地的饮茶习俗不同,故对茶具的要求也不一样。长江以北一带,大多喜爱选用有盖瓷杯冲泡花茶,以保持花香,或者用大瓷壶泡茶,尔后将茶汤倾入茶盅饮用。在长江三角洲沪杭宁和华北京津等地一些大中城市,人们爱好品细嫩名优茶,既要闻其香,啜其味,还要观其色,赏其形,因此,特别喜欢用玻璃杯或白瓷杯泡茶。在江、浙一带的许多地区,饮茶注重茶叶的滋味和香气,因此喜欢选用紫砂茶具泡茶,或用有盖瓷杯沏茶。福建及广东潮州、汕头一带,习惯于用小杯啜乌龙茶,故选用烹茶四宝──潮汕风炉、玉书碨、孟臣罐、若琛瓯泡茶,以鉴赏茶的韵味。潮汕风炉是一只缩小了的粗陶炭炉,专作加热之用;玉书碨是一把缩小了的瓦陶壶,高柄长嘴,架在风炉之上,专作烧水之用;孟臣罐是一把比普通茶壶小一些的紫砂壶,专作泡茶之用;若琛瓯是只有半个乒乓球大小的2~4只小茶杯,每只只能容纳4毫升茶汤,专供饮茶之用。小杯啜乌龙,与其说是解渴,还不如说是闻香玩味。这种茶具往往又被看作是一种艺术品。四川人饮茶特别钟情盖茶碗,喝茶时,左手托茶托,不会烫手,右手拿茶碗盖,用以拨去浮在汤面的茶叶。加上盖,能够保香,去掉盖,又可观姿察色。选用这种茶具饮茶,颇有清代遗风。至于我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至今多习惯于用碗喝茶,古风犹存。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

上一篇: 陶土茶具的介绍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