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一滴壶值千金_一壶千金_一壶千金的故事

2020-12-13 10:57:04分类:茶具知识 阅读:79

 

核心提示:「一滴壶值千金」是清代浙北著名学者鉴藏家张廷云,为其清仪阁家藏明惠孟臣紫砂小壶木座所篆书的底款。同时还与其外甥兼门生徐同柏合作题跋,由从子张辛有镌刻于茗壶之匣盖上,以志收藏盛事。

「一滴壶值千金」是清代浙北著名学者鉴藏家张廷云,为其清仪阁家藏明惠孟臣紫砂小壶木座所篆书的底款。同时还与其外甥兼门生徐同柏合作题跋,由从子张辛有镌刻于茗壶之匣盖上,以志收藏盛事。

张廷济(1768-1848),原名汝林,字顺安、作田,号叔未、说舟、海岳庵门下弟子,晚号百寿老人,浙江嘉兴新篁人。清嘉庆三年(1798)解元,以后几次会试未中,遂家居从事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勤奋治学,精于金石考据之学,尤擅长文物鉴赏。富于收藏各类古器物,自商周至近代凡鼎彝、碑版及书画、陶瓷等无不搜聚,并于故里筑清仪阁藏之,其中不少钟鼎尊彝等青铜器是难得的罕见品,还收藏大量周秦以来的钱币,闻名古泉藏界;善书画,能篆隶,由精行楷,初规摹钟王,五十岁后出入颜欧间,晚年兼法米芾,草隶为当时第一流。又工诗词,风格朴质,善用典故,着有《清仪阁题跋》、《桂馨堂集》等。著名学都阮元督学浙江时,对张氏极为推崇,来往密切,定为金石交。

张廷济一生痴迷古器书画,酷爱收藏,远近闻名。对一碑一器,一丝不茍,细微考察,辨其真伪,别其源流。常伏案考研,而废寝忘食。每收一器一物,必系以诗文、题跋,或考记,或题咏。这件孟臣紫砂壶就是其清仪阁藏楼中的珍品之一。「字依壶传,壶随字贵」,名壶名刻,相得益彰。张廷济对惠孟臣慕名已久,对此小壶更是情有独钟,珍爱备至,特为孟公微壶配制了圆形红木壶座,四方梨木盖匣。亲笔撰书底款与题跋,由其外甥徐同柏,从子张辛有考证、刻铭。

壶座底圈篆刻:「壹滴壶值千金」(环圈排列、隔字对应回读);壶匣盖面刻篆书:「壹滴壶」,刻行书:「嘉兴新篁张氏清仪阁藏 徐同柏识」;壶匣盖背刻行书题跋:「孟臣姓惠,海昌吴兔床山人,《阳羡名陶录》未之详也。此为海盐钱祚溪翁本诚所遗,从子辛有为余作缘得之。铭曰:曹溪水一滴,终古流不竭,五石之瓠无所容,惠子所以云弃物。道光丁酉七月二十三日,嘉兴张廷济书,海盐张辛有刻。」(按,宜兴位于江苏太湖西陲,以产紫砂茶具闻名于世,誉为陶都。宜兴古称荆溪,秦时称阳羡。附近茶山茶质精良,唐、宋以来,设有贡茶院,专制上贡的名茶。唐朝卢仝即有「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之语。)徐同柏(1775-1854年)原名大椿,字籀庄,号寿藏,嘉兴贡生。承舅父张廷济指教,精研六书篆籀,多识古文奇字,颇得张廷济赏识,廷济每得古器必偕与考证。着有《从古堂款识学》,工篆刻,廷济所用印章多出其手。亦能诗,有《从古堂吟稿》行世,卒年八十。此件孟臣壶高3.8公分,口径2.8公分, 腹径宽4公分,底径2公分。作珠钮,梨式壶身。圆口、平沿、无唇,环把,小流前倾(流口上翘,略低于壶口)、鼓腹、敛底,不显圈足(内微圈足),全器光素无华,口盖密合,浑然一体。胎泥精细,呈深猪肝红色,其表面泛现包浆的自然光润,颇有「精光内蕴」风韵。底圈镌「惠」、「孟臣」二方篆书小圆印。

惠孟臣,明天启、崇祯年间制作紫砂壶名家,江苏宜兴人。尤以善制小壶蜚声中外。其制大壶深朴,所制小壶精妙,造型拙朴,线条简洁流畅,一般无有纹饰,此件《一滴壶》正是如此。所谓之水平壶、梨形壶、折腹壶均为其佳作。在他制作的小壶小品中可以窥其大器大度,风格高古,趣味盎然,深受人们喜爱,是继明代万历时大彬之后最为著名的紫砂大师。明末,孟臣壶风行全国之时,亦远销欧洲、拉丁美洲、中东及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等地,并对欧洲早期壶业生产的影响颇大。甚至如安妮皇后的银茶具,也是模仿惠孟臣梨形壶之形制的。足见孟臣壶在中国紫砂茗壶发展史上之举足轻重了。「铭随壶扬,壶随人传」。这把由张廷济与徐同柏鉴藏并研究、刻铭的孟臣小壶,其珍贵程度就不言而谕了。难怪,张廷济为其座底镌书「一滴壶值千金」。

孟臣小壶的容量一般都在100毫升左右,而此件「《一滴壶》容量还不到70毫升,是迄今发现最小的一件,可谓微型小壶,是专为啜饮工夫茶而制作的。其不仅容量小,流口亦小,加之茶渍通过紫砂微孔溶在包浆之内抑制了倒茶的流速,其茶水当然只能一滴一滴地从小流口滴出,称其《一滴壶》名符其实。

大壶泡茶,茶叶浸泡过久,鲜味不存。故有「茶注宜小不宜大,小则香气氤氲,大则易于散漫,若自斟酌,愈小愈佳」之说。明代著名紫砂大师时大彬早期作品,模仿其师供春,以大壶为主,后来游历娄东时,与著名文人陈继儒、王吉贞等品茗试茶,为便点缀在精舍几案之上,一人一壶,符合文人茶客的美学情趣,改制小壶。时大彬的尝试,诗人曾以「千奇万状信手出」「宫中艳说大彬壶」赞叹。开创了做小壶之先河。而惠孟臣却成为精制小壶的代表,尤以光素无华,拙朴内蕴的微型小壶著称于世。现藏嘉兴博物馆的这件一滴壶,圆、稳、匀、正,线条分明,小巧玲珑,置于掌心把玩,韵味独具,逗人喜爱。小小的一滴壶,容量极小,壶内又得盛放许多茶叶,仅用开水冲泡,茶叶难于流出,故需小壶置于装沸水的碗内,不时浇淋,使壶内之茶叶出味成汁。这种漂浮于热水中的小壶,亦称之为《水平壶》。

「泥比金贵」,这不是天方夜谭,是历代紫砂艺人创造了这种奇迹。几两重一团小小泥巴,经过独具匠心的堆、雕、捏、塑,价值数万,并成为收藏家们争相搜罗的珍品。张廷济称「一滴壶值千金」,毫不为过。点出了紫砂微壶的价值所在,当然包括它的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众所周知,紫砂粗货产品,价格低廉,经济实用,是面向群众的产品。细货紫砂,尤其是历代名手制作的紫砂茶具,其身价就不同了。除誉「值千金」之外,诸如「贵重珩璜(好的佩玉)」、「珍重比流黄(古代黄茧织的绢)」、「赋于(细腻得如)雕漆」等等多不胜举。小小的紫砂茶具价值超过珠玉,黄金之上。究竟值多少钱一具呢?明人熊飞(四川人,崇祯中官宜兴教谕)《以陈壶、徐壶烹洞山岕片歌》说︰「景陵铜鼎半百清,荆溪瓦注十千余。」即说景陵产的铜铫五十可买,而荆溪(宜兴)的砂壶值一万多。周澍(静澜)《台阳百咏》注︰「供春小壶一具之数十年则值金一笏(笏,古时上朝官员之手板,皇帝手执的朝板称玉笏)。」到了清康熙年间,也是「一具尚值三千缗。」日本明治年间的《茗壶图录》也说到奥兰田不喜欢镯银器泡茶,专用紫砂器,「明制一壶值抵中人一家产。」足见名家紫壶价值之高。

然而,紫砂茶具的美学价值,不尽在造型和本身所具有的装饰性上,更在于它的精神内涵,在于一种透彻表里的文化气息,实难以钱作比。紫砂陶似乎从其诞生之日起,就集造型、文字、书画、金石、篆刻等于一体,它古色古香的泥质与中华传统文化底蕴的天然默契,正是紫砂陶艺的隽永魅力。

【解释】: 壶:通“瓠”,瓠瓜,中空,能浮在水面。比喻东西虽然轻微,用得到的时候便十分珍贵。

5月18日,“金石春秋——张廷济与乾嘉道文人圈”展览在嘉兴博物馆开展。这次展览,通过书画、拓片、印玺等珍贵文物,以张廷济的“亲友圈”为脉络,梳理展示出嘉兴这位金石大家通达博学的精彩人生。其中,嘉兴博物馆馆藏的张廷济旧物——一滴壶,更是引起众多参观者的兴趣。

新篁张廷济(1768~1848),字叔未,嘉庆戊午(1798)解元,此后至嘉庆己巳(1809),屡次会试不中,遂绝意仕途,归隐结庐,以图书金石自娱。其搜罗富有,筑“清仪阁”庋藏,古香溢潮墨间,又鉴赏精审,友朋时相往来,观摩考证,赏奇析疑,各抒心得,道古至契,尤与阮元订为金石之交。阮元在其所著《定香亭笔谈》中对其称赞有加,曾书新篁里匾里门,并赋七绝二首以赠廷济,于是新篁镇声名遂震。

张廷济的收藏物,自三代迄清,凡钟鼎、碑碣、鉥印、砖瓦,乃至文房、玩好之属,无不搜聚。《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收录其所藏金石文物400余件,著录范围包括商周青铜器、秦度、汉兵器、古泉、古饰物、汉晋古砖、秦汉瓦甓、唐宋碑碣、元明量器版牌、玺印、文房玩物等。

紫砂茗器,应是张廷济偶然赏玩之物。紫砂茗器不仅有着经久耐用、传热慢、不烫手等实用性,也是文人把玩之物,明清以来更因其“素面素心,古色古香”的韵致,而为文人雅士所钟情。杨蟠曾与张廷济云:“先生耆奇今无匹,钟卣灯盘评甲乙。偶然爱玩及宜壶,竟与八甎同一室。”“八甎精舍”即张廷济斋名,“清仪阁”在其上。当然,张廷济的偶玩还是有成就的。从其生平来看,与陈曼生、朱石梅等紫砂名家都有来往。从其收藏物来看,目前所见明确记载张廷济曾收藏的紫砂茗器有两把,且均是名家的经典壶式。一是时大彬汉方壶。此壶乃清初进士王幼扶之旧物,张廷济于嘉庆八年(1803)八月从隐泉王氏安期家中购得。得此壶后,张廷济喜不自胜,自赋长诗四首,收录在《清仪阁杂咏》。诗中咏到“从钦汉物齐三代”,并附注“吾家藏有商周彝品十数种,殿以此壶,弥增古泽”,可见其欣喜之情。张廷济还请其侄儿张上林拓壶全形图和壶底铭文,装池成册,又请15位同人赏壶题诗和作。吴骞《阳羡名陶续录》部分收入,并题此壶曰“千载一时”。

另一把,即本次展出的惠孟臣“一滴壶”,由新篁徐关强先生捐赠嘉兴博物馆收藏。此壶属梨式壶,呈褐红色,高3.8厘米,口径2.8厘米,底径2厘米,腹径4厘米。将军帽式盖,珠钮。鼓腹,圆口平沿无唇,环把,流口微翘,敛底,内微圈足,底戳有“惠”圆形印和“孟臣”方印。

惠孟臣,大约是生活在明代天启后的宜兴制壶名手。后世对记述甚少,故生卒年不详。清乾隆间海宁吴骞的《阳羡名陶录》,可能是关于惠孟臣最早的文字记录。但其记载惠孟臣也“不详何时人”,仅述“善摹仿古器,书法亦工”。他又述:“海宁安国寺六月廿九日香市最盛,俗称齐丰宿山,于时百货骈集。余得一壶,底有唐诗‘云入西津一片明’句,旁署‘孟臣制’十字,皆行书。制浑朴,而笔法绝类褚河南,知孟臣亦大彬后一名手也。”他还提到海盐张燕昌“少年得一壶,底有真书‘文杏馆孟臣制’六字,笔法亦不俗,而制作远不逮大彬,等之自桧以下可也”。他认为惠孟臣虽称得上名手,却远不及时大彬,好似小国与大国之比。但是,不可否认,惠孟臣的壶艺还是出众的,为时大彬之后的制壶名手之一。

惠孟臣所制茗壶制品形式多样,并特别注重铭刻的书法,但主要以小壶居多,造型精妙,尤以梨形壶最有影响,并以擅制小壶驰名于世,后世称为“孟臣壶”。这种壶式为后世水平壶之前身。孟臣小壶容量一般多在100毫升左右,而张廷济曾收藏的这件孟臣壶容量不足70毫升,流口亦小,倒茶时只能一滴一滴地滴出,故名“一滴壶”。这也是目前发现的孟臣壶真器中,容量最小的紫砂小壶。

明末文震亨的《长物志》对当时的紫砂壶曾有评说:“‘供春’最贵,第形不雅,亦无差小者,时大彬所制太小。若得受水半升(480毫升),而形制古洁者,取以注茶,更为适用。”《阳羡砂壶图考》则说:“明人小壶多类近世所谓中壶,其真小者绝罕,自明季陈子畦辈始嗜为之。”可以看出,紫砂茗壶由大到小的发展演变过程,也可得知明代的小壶类似现时的中壶。像一滴壶容量不足70毫升,就十分罕见了,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由于文人对小壶的崇尚以及饮茶的需求,使得小壶很快风靡起来,成为茶器主流。“茶壶以小为贵,每一客壶一把,任其自斟自饮,方为得趣。何也?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搁。”小壶茗具特别适合饮功夫茶,及闲情逸致的泡饮法,故孟臣壶以及类似的小圆壶在闽南、粤东、台湾备受欢迎,尤其孟臣壶最受推崇,有“手中无梨式,难以言茗事”之说。已故台湾史学家连横《茗谈》谓:“台人品茶,与中土异,而与漳、泉、潮相同……茗必武夷,壶必孟臣,杯必若琛;三者为品茶之要,非此不足自豪,且不足待客。”可见,孟臣壶为品茗所必备之器。清人金武祥在《海珠边琐》中提到:“潮州人茗钦喜小壶,故粤中伪造孟臣逸公小壶触目皆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闽南地区大多数农户家中几乎都有一两把带“孟臣”款识的小壶,足见孟臣壶仿制之深。不仅闽南如此,像紫砂艺人也后仿不绝。像宜兴紫砂艺人赵松亭于1926年至1937年间的仿古贡壶系列茶壶中,就用过“孟臣”“水平”“君德”等款。明末清初,孟臣壶风行之时,亦曾远销欧洲、拉丁美洲、中东及日、韩、泰、菲等国,并对欧洲早期制壶业影响颇大,甚至皇家的银茶具也有模仿孟臣梨形壶,足见孟臣壶在我国紫砂茗壶发展史上的地位。

徐同柏(1775~1854),字寿臧,亦作寿庄,号籀庄,新篁人,乃张廷济外甥。因屡试不第,从张廷济专治金石文字,精研六书篆籀,多识古文奇字。廷济所用印,多出其手,得古器,必与之考证。辛有,即张辛(1811~1848),一作张莘,原名辛有,字受之,海盐人,张廷济侄。其究心金石考据,工篆籀铁笔,精摹泐上石,时作篆刻牙石印,古劲有韵,兼善刻竹,苍劲浑朴。张廷济与其外甥徐同柏、侄张辛有合作以志收藏盛事,亦一佳话也。

匣背题跋,时在道光丁酉(1837)。由跋文知,一滴壶为海盐钱本诚所遗。钱本诚(1736~1821),字惟寅,号柞溪、柞翁,海盐人。工书善画,精鉴金石碑版,老而弥笃。据张廷济的相关记述,在其个人购藏活动中,友人“赠”或“贻”以及居中“作缘”的情况不少,从而为张廷济提供了为数众多的藏品。像这把一滴壶,就是由其侄张辛有“作缘”而得。前面提及的时大彬汉方壶,也是由新篁王福田(1779~1852?)为其作缘而得。

张廷济称“一滴壶值千金”,点出了紫砂小壶的价值所在,也反映出其对紫砂茗壶收藏的珍爱之情。他得时大彬汉方壶后,曾有赞曰:“一壶千金,一时千载。曾酌廉泉,青浦遗爱。入吾清仪,珍同鼎鼐。永宝用之,时乎难再。”《阳羡茗壶系》记载,在明代,紫砂壶就已经是“至名手所作,一壶重不数两,价重每一二金,能使土与黄金争价”。明代文人张岱《陶庵梦忆》更说紫砂壶“直跻之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惭色,则是其品地也”,将紫砂壶这一日常器皿与“商彝周鼎”庙堂之器并列,这是何等的价值所在和待遇。“一壶千金,几不可得”,毫不为过。

紫砂壶既是实用器,也是文人把玩之物,蕴涵着文化与审美的取向,那是一种境界。收藏是有缘分的,壶随人传,那也是一种境界,而这些则来自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与升华。

「一滴壶值千金」是清代浙北著名学者鉴藏家张廷云,为其清仪阁家藏明惠孟臣紫砂小壶木座所篆书的底款。同时还与其外甥兼门生徐同柏合作题跋,由从子张辛有镌刻于茗壶之匣盖上,以志收藏盛事。

张廷济(1768-1848),原名汝林,字顺安、作田,号叔未、说舟、海岳庵门下弟子,晚号百寿老人,浙江嘉兴新篁人。清嘉庆三年(1798)解元,以后几次会试未中,遂家居从事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勤奋治学,精于金石考据之学,尤擅长文物鉴赏。富于收藏各类古器物,自商周至近代凡鼎彝、碑版及书画、陶瓷等无不搜聚,并于故里筑清仪阁藏之,其中不少钟鼎尊彝等青铜器是难得的罕见品,还收藏大量周秦以来的钱币,闻名古泉藏界;善书画,能篆隶,由精行楷,初规摹钟王,五十岁后出入颜欧间,晚年兼法米芾,草隶为当时第一流。又工诗词,风格朴质,善用典故,着有《清仪阁题跋》、《桂馨堂集》等。著名学都阮元督学浙江时,对张氏极为推崇,来往密切,定为金石交。

张廷济一生痴迷古器书画,酷爱收藏,远近闻名。对一碑一器,一丝不茍,细微考察,辨其真伪,别其源流。常伏案考研,而废寝忘食。每收一器一物,必系以诗文、题跋,或考记,或题咏。这件孟臣紫砂壶就是其清仪阁藏楼中的珍品之一。「字依壶传,壶随字贵」,名壶名刻,相得益彰。张廷济对惠孟臣慕名已久,对此小壶更是情有独钟,珍爱备至,特为孟公微壶配制了圆形红木壶座,四方梨木盖匣。亲笔撰书底款与题跋,由其外甥徐同柏,从子张辛有考证、刻铭。

腹径宽4公分,底径2公分。作珠钮,梨式壶身。圆口、平沿、无唇,环把,小流前倾(流口上翘,略低于壶口)、鼓腹、敛底,不显圈足(内微圈足),全器光素无华,口盖密合,浑然一体。胎泥精细,呈深猪肝红色,其表面泛现包浆的自然光润,颇有「精光内蕴」风韵。底圈镌「惠」、「孟臣」二方篆书小圆印。

惠孟臣,明天启、崇祯年间制作紫砂壶名家,江苏宜兴人。尤以善制小壶蜚声中外。其制大壶深朴,所制小壶精妙,造型拙朴,线条简洁流畅,一般无有纹饰,此件《一滴壶》正是如此。所谓之水平壶、梨形壶、折腹壶均为其佳作。在他制作的小壶小品中可以窥其大器大度,风格高古,趣味盎然,深受人们喜爱,是继明代万历时大彬之后最为著名的紫砂大师。明末,孟臣壶风行全国之时,亦远销欧洲、拉丁美洲、中东及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等地,并对欧洲早期壶业生产的影响颇大。甚至如安妮皇后的银茶具,也是模仿惠孟臣梨形壶之形制的。足见孟臣壶在中国紫砂茗壶发展史上之举足轻重了。「铭随壶扬,壶随人传」。这把由张廷济与徐同柏鉴藏并研究、刻铭的孟臣小壶,其珍贵程度就不言而谕了。难怪,张廷济为其座底镌书「一滴壶值千金」。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柠檬祛痘

上一篇: 一个好紫砂壶应具备的特点_紫砂壶三大特点_一个好紫砂壶应具备的特点是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