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茶具手工制造业的历史崛起

2020-10-09 10:58:06分类:茶具知识 阅读:71

 

唐朝以前,如晋杜育《荈赋》所说:器泽陶简,出自东隅,人们对饮茶的器具就有所选择和专尚。到了唐朝,随着饮茶的普及,特别是经陆羽的宣传倡导,茶具制造业急剧地发展了起来。古今饮茶的方法、习惯不同,茶具的构成和形制也相差甚大,单陆羽《茶经》所列,当时的茶具就有20多种。据《封氏闻见记》载,陆羽《茶经》所定的这套茶具一传开,远近倾慕,好事者家藏一副。这套茶具的畅销,也就牵动了陶、冶、漆、石、竹、木等各种手工业的发展。另外,各地风尚不同,唐朝实际生活中使用的茶具,远较《茶》所载复杂。单以煮茶的容器说,《茶经》只列鉙(釜)一种,但《全唐诗》所记,还有鼎、铛、盂等形制。再以鼎来说,其质地又有陶、石和金属之分。在金属的茶鼎中,又以龙州、舒州所产著名,如皮日休诗称:龙舒有良匠,铸此佳成样。《茶经》中没有提到壶,但黄滔《题郑山人居》有终期宿清夜,斟茗说天召句,说明唐代茶具中还应有壶。唐人在茶具中,尤其讲究和重视茶碗(也称茶瓯)。这显然与当时品茶艺术的提高是一致的,说明这时不但已注意茶叶的香气、滋味、还开始重视到茶的汤色。陆羽《茶经》对全国所产的茶碗有这样评述,盌:越州上;越州瓷、岳瓷皆青,青则益茶,茶作白红之色;邢州瓷白,茶色红;寿州瓷黄,茶色紫;洪州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越窑烧制的茶器,如前所说,在晋朝就已闻名。至唐朝经陆羽这么一评述,就更加名嗓全国,所以越也就成为唐朝诗词中常加吟赞的内容:如孟郊《凭周况先辈与朝贤乞茶》说:蒙茗玉花尽,越瓯荷叶空;施肩吾《蜀茗词》赞:越碗初盛蜀茗新,薄烟轻处搅来匀;郑谷《送吏部曹郎中免官南归》称:筐重藏吴画,茶新换越瓯;郑谷《题兴善寺》又诗:藓侵随画暗,茶助越瓯深;韩?逗崽痢芬鳎骸笆?纸麝煤沾笔头,越瓯犀液发茶香等等。

越瓷因茶著,到唐末五代时,越窑还被定作为专门烧制茶盏的贡窑。徐夤《贡馀秘色茶盏》吟: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由于入贡,越瓷工艺便更趋精绝,以致因其色泽之青翠欲滴,而在当时出现了用神秘来极言其瓷色的纯净了。

唐朝茶碗的产地,除《茶经》提到的越、邢、鼎、婺、青、岳、寿、洪等窑以外,《全唐诗》刘言史湘瓷泛轻花,涤尽昏渴神,李群玉的满火芳香碾曲尘,吴瓯湘水绿花新中所说,当时还有湘窑和吴窑等较有名的产地。另如对评茶所尚的瓷色,据《记事珠》载:建人谓斗茶为茗战;《全唐诗》吕岩《大云寺茶诗》称:兔毛瓯浅香云白,虾眼汤翻细浪俱,说明在福建和两广一带品茗所尚的瓷色,就一反陆羽推崇的青瓷,而另好黑盏。过去一般据蔡襄《茶录》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513茶史初探黑,纹如兔毫的记载,称斗茶和黑瓷兔毫茶盏,是起始于宋朝福建。由上说明,其时间至少还可上推到唐朝末年,而且黑盏也非始建安,唐末、五代,广西就有生产。

茶具范围宋代皇帝将“茶器”作为赐品,可见宋代“茶具”十分名贵,北宋画家文同有“惟携茶具赏幽绝”的诗句。南宋诗人翁卷写有“一轴黄庭看不厌,诗囊茶器每随身。”的名句,元画家王冕《吹萧出峡图诗》有“酒壶茶具船上头。”明初号称“吴中四杰”的画家徐责一天夜晚邀友人品茗对饮时,他趁兴写道:“茶器晚犹设,歌壶醒不敲。”不难看出,无论是唐宋诗人,还是元明画家,他们笔下经常可以读到“茶具”诗句。说明茶具是茶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

茶具按其狭义的范围是指茶杯、茶壶、茶碗、茶盏、茶碟、茶盘等饮茶用具。中国的茶具,种类繁多,造型优美,除实用价值外,也有颇高的艺术价值,因而驰名中外,为历代茶爱好者青睐。

古人煮茶要用火炉(即炭炉),唐以来煮茶的炉通称“茶灶”,《唐书·陆龟蒙传》说他居住松江甫里,不喜与流俗交往,虽造门也不肯见,不乘马,不坐船,整天只是“设蓬席斋。束书茶灶。”往来于江湖,自称“散人”,宋南渡后誉为“四大家”之一的杨万里《压波堂赋》有“笔床茶灶,瓦盆藤尊”之句。唐诗人陈陶《题紫竹诗》写道:“幽香入茶灶,静翠直棋局。”可见,唐宋文人墨客无论是读书,还是下棋,都与“茶灶”相傍,又见茶灶与笔床、瓦盆并例,说明至唐代开始,“茶灶”就是日常必备之物了。

古时把烘茶叶的器具叫“茶焙”。据《宋史·地理志》提到“建安有北苑茶焙。”是有名的,又依《茶录》记载说,茶焙是一种竹编,外包裹箬叶(箬竹的叶子),因箬叶有收火的作用,可以避免把茶叶烘黄,茶放在茶焙上,要求温度小火烘制,就不会损坏茶色和茶香了。

除了上述例举的茶具之外。在各种古籍中还可以见到的茶具有:茶鼎、茶瓯、茶磨、茶碾、茶臼、茶柜、茶榨、茶槽、茶宪、茶笼、茶筐、茶板、茶挟、茶罗、茶囊、茶瓢、茶匙……等。究竟有多少种茶具呢?据《云溪友议》说:“陆羽造茶具二十四事。”如果按照唐代文学家《茶具十咏》和《云溪友议》之言,古代茶具至少有24种。这段史料所言的“茶具”概念与今是有很大不同的。

在唐朝曾经,如晋杜育《荈赋》所说:“器泽陶简,出自东隅”,大家对喝茶的用具就有所挑选和专尚。到了唐朝,跟着喝茶的遍及,特别是经陆羽的宣扬倡议,茶具制造业急剧地开展了起来。

古今喝茶的办法、习气不一样,茶具的构成和形制也相差甚大,单陆羽《茶经》所列,其时的茶具就有20多种。据《封氏闻见记》载,陆羽《茶经》所定的这套茶具一传开,“远近爱慕,好事者家藏一副”。这套茶具的热销,也就牵动了陶、冶、漆、石、竹、木等各种手工业的开展。别的,各地风气不一样,唐朝实际生活中运用的茶具,远较《茶》所载杂乱。单以煮茶的容器说,《茶经》只列鉙(釜)一种,但《全唐诗》所记,还有鼎、铛、盂等形制。

再以鼎来说,其质地又有陶、石和金属之分。在金属的茶鼎中,又以龙州、舒州所产出名,如皮日休诗称:“龙舒有良匠,铸此佳成样。”《茶经》中没有说到“壶”,但黄滔《题郑山人居》有“终期宿清夜,斟茗说天召”句,阐明唐代茶具中还应有“壶”。

唐人在茶具中,特别考究和注重茶碗(也称茶瓯)。这明显与其时品茶艺术的进步是共同的,阐明这时不光已注重茶叶的香气、味道、还开端注重到茶的汤色。陆羽《茶经》对全国所产的茶碗有这样评述,“盌:越州上;……越州瓷、岳瓷皆青,青则益茶,茶作白红之色;邢州瓷白,茶色红;寿州瓷黄,茶色紫;洪州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越窑烧制的茶器,如前所说,在晋朝就已出名。至唐朝经陆羽这么一评述,就愈加名嗓全国,所以越也就成为唐朝诗词中常加吟赞的内容:如孟郊《凭周况前辈与朝贤乞茶》说:“蒙茗玉花尽,越瓯荷叶空”;施肩吾《蜀茗词》赞:“越碗初盛蜀茗新,薄烟轻处搅来匀”;郑谷《送吏部曹郎中免官南归》称:“筐重藏吴画,茶新换越瓯”;郑谷《题兴善寺》又诗:“藓侵随画暗,茶助越瓯深”;韩逗崽痢芬鳎骸笆?纸麝煤沾笔头,越瓯犀液发茶香”等等。

“越瓷因茶著”,到唐末五代时,越窑还被定作为专门烧制茶盏的贡窑。徐夤《贡馀秘色茶盏》吟:“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因为入贡,越瓷工艺便更趋精绝,致使因其色泽之青翠欲滴,而在其时呈现了用“奥秘”来极言其瓷色的纯洁了。

唐朝茶碗的产地,除《茶经》说到的越、邢、鼎、婺、青、岳、寿、洪等窑以外,《全唐诗》刘言史“湘瓷泛轻花,涤尽昏渴神”,李群玉的“满火芳香碾曲尘,吴瓯湘水绿花新”中所说,其时还有湘窑和吴窑等较有名的产地。另如对评茶所尚的瓷色,据《记事珠》载:“建人谓斗茶为茗战”;《全唐诗》吕岩《大云寺茶诗》称:“兔毛瓯浅香云白,虾眼汤翻细浪俱”,阐明在福建和两广一带品茗所尚的瓷色,就一反陆羽推重的青瓷,而另好黑盏。曩昔通常据蔡襄《茶录》“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513·茶史初探黑,纹如兔毫”的记载,称斗茶和黑瓷兔毫茶盏,是起始于宋朝福建。由上阐明,其时刻至少还可上推到唐朝末年,并且黑盏也非始建安,唐末、五代,广西就有出产。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 常见紫砂壶壶型器型大全(图)

下一篇: 紫砂陶土最初发现的传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