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一壶好茶,茶类隐_茶类隐 酒类侠_茶类隐

2021-04-08 10:56:58分类:茶文化 阅读:38

 

茶类隐,酒类侠大侠纵横四海指点江山的事想都甭想,那是非常之人干的非常之事。像我这样胸无大志胆子也小的人对酒还是要敬而远之,喝茶于我才刚刚好:家人不烦、自己舒坦,而且躲在蜗居里一个人受用的时候,薄薄一层玻璃窗外己然是咫尺天涯,我的小屋就是闹市边的一叶孤舟,本人就充数做一回隐于市的小隐。此时,茶是最适合陪我看枕边书的知己信手拈来一大勺日照绿,在玻璃茶壶里用滚水一冲,看着茶叶宽衣解带在水里舒展开来,颜色由浅墨变成青绿,像返老还童一样神奇,叶子干渴了太久,见了水她就找到了青春的记忆。呷一口融入了茶的青春气息的水,翻两页书,容易满足的我不觉间就老怀大畅了。

对于日照茶我算是一个忠诚的茶客,几乎天天晚上和日照绿纠结在一起,在我那些喝龙井、毛峰、普洱的朋友们看来也是一个土老冒的铁证,他们总是笑眯眯看看我:那地方烙煎饼还行,海鲜也不错,茶嘛他们的意思我懂,无非觉得南方的仙草在北方是水土不服长不好的:二百五一样的风沙和暴脾气的寒潮冷空气即使要不了茶的小命儿,八成也会收了她的魂儿让她从茶仙子变成芦柴棒,没有了碧沉霞脚露,香泛乳花轻的韵味儿,她就成了草料渣子,除了喂马还有啥用?这其实恰恰是我喜欢日照茶的地方:极限生长,而且还滋味隽永。如果按地理位置划个圈,那么日照就是竹林和绿茶生长的北极圈,再往北种下茶树只能收获劈柴。可就在这走钢丝一样的边缘,日照茶长成了让我的玻璃茶壶里绿绮飞、翠色浓的佳茗,对于这个北国的草中英华岂能不打心眼里喜欢?

茶是新茶好,口味儿还是老口味妙。从8年前认识了日照的茶,我们一直不离不弃,最好的大小两个青花茶罐始终让她独占,算是总统套房的待遇。从根子上说,还是欣赏她在盐渍海风和北方的酷暑严寒这般大悲大喜过山车一样的日子里的坚忍,在我眼里日照茶就是一个渔家姑娘:论身段她比不了那些个名媛的线条,论脸蛋儿也没有名茶的鲜丽,论脾性也没有名茶那些娴雅淑静的讲究,但是她纯朴的味道也不错,照样也有半瓯轻泛绿,数片浅含香,慢慢地小口啜着,用湿润的心态赏着绿色的湿润,很快就会明白尘俗不侵我自调心的散淡,让舌尖上的愉悦充盈起来。满心欢喜地把茶倒进小茶杯里,浅浅地吸,幽幽地嗅,渐渐地仿佛就走进了日照细雨濛濛的水稻田里,走进了雾水荡漾的茶园之中,而且还有白鹭不时飞起或降落,雨中的新茶最能勾起我的想象力,猜想待茶芽沐浴更衣之后采摘一定滋味最足。

守着一壶绿意盎然的茶,在夜晚翻书看报能有效驱除倦怠,喝上一两个时辰,就会上升到一个新的楼台茶香像春风一样醉人,古人说:莫道醉人唯美酒,茶香入心亦醉人。喝得飘飘然醺醺然,沉醉在茶里,但这种醉是舒服得每个毛孔都如同过国庆长假般休闲,内心有一股欣喜缓缓流过,没有酒醉的狂迷,只是一种茶园新雨的平静。喝茶的那一刻,不是只有养心的茶香和养眼的绿色,还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恬淡,生活不能总在马拉松一样奔跑,人不比寺庙里飞檐上的铁马叮当,庄子云:稷之马将败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跟。总是在行走江湖,脚会起泡心会发毛,需要思想反刍的时候不能省略,时时刻刻要记得:我要享受生活,不可变身它的奴隶,对我而言,品茶、品日照茶就是一个最好的消磨。

时候不早,不应再高烧红烛照绿茶了,喝茶既然是爽口顺心的慢生活的神髓之一,就别让夜未央虚度,别让其实不需要的上网闲扯之类的夜生活总叨扰了一枕清梦,准时坐卧才好。享受着毯子的温暖,茶帮我让浑身上下毛孔翕张,灯暗下去,心却亮起来,在朦胧的夜里,感觉生活真是美好,白天事物纷扰不留意的舒适和欣然都过来开碰头会了,于是就和她们聊着天变得身轻如燕,飞进云里雾里的梦乡。

很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很喜欢,贴在首页,缅怀旧日的美好时光。

古时征战,侠士上马前,有盛在夜光杯中的葡萄美酒。葡萄酒虽是水果酒,味又甜,但一盛入夜光杯,便殷殷如血,浑不见女儿之态。酒入腹中,豪气顿生。若此行一去不复返,便马革裹尸还;若凯旋,也当聚会饮酒,在喜极而泣的英雄泪中,口到杯干。

而茶不是这样喝的。最苦的茶,性也不烈,只让人感到深沉的余味,在舌上萦回。所以茶适合幽窗棋罢,月夜焚香,古桐三弄。适合往禅院经对时,僧人奉上,边饮边谈,偷得浮生半日闲;适合午醉醒来无一事,孤榻对雨中之山,独自品茗。

大致上,北方人近酒,而南方人近茶。倚剑独饮,可以吸燕赵秦陇之劲气;雨窗小啜,则如沐江南吴越之清风。

茶能消俗,得佛家钟爱,酒能养气,仙家饮之。如此,有茶时学佛听禅,有酒时,便乘云学仙了。

喝酒宜于雪天。可惜江南多年未见大雪,不然便可到孤山踏雪寻梅,赏花酣酒,酒浮园梅片三盏。在断桥,见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乘舟到亭上,铺毡对坐,一个小小的烧酒炉正沸。遇同道中人,拉与同饮。如此雅事,让张岱做尽,后人欲仿而不可得。

雪气袭人,而酒意温肠暖肺更贴心。酒也无须如何上好的酒,下酒菜那更是多余,难道这万籁俱寂的所在,这纷纷扬扬的雪,这孤光自照的湖,这遗世独立一般的湖心亭……还不足以佐酒吗?自斟自饮,肝胆皆冰雪。梅花入夜影,萧疏顿令月瘦。

在这里,喝得微醺即可,因为寒冬不比十里荷花的季节,可以酣醉后悠游湖上,任小舟自己飘着。为免寒气刺骨,还是趁早回来,围炉夜话罢。松枝在炉中发出声响,沁着这样天然的油脂芳香。小炉上搁一壶,正煮着酒呢。谈话无拘无碍,饮酒也无度,再无推搪犹疑。屋外雪大片大片地落在树上,直到枝丫承受不住,断裂开来,竟也清爽好听。自顾投床酣睡。

喝茶宜于雨天。最怀念小时候住过的老屋,有檐,可是听着雨扑簌扑簌地敲在瓦上,像清凉地落在额头上一般。然后雨水在瓦槽里汇流而下,成为透明的水柱,击在院里的石板上,声声入耳。更好听的是雨打在芭蕉叶上的声音。多少人怨着“早也潇潇,晚也潇潇”的芭蕉倍添愁绪,其实只是移情而已。以愁眼看世界,则天地日月无一不愁,怨不得芭蕉。若是捧一盅茶,恬淡地听,这雨打芭蕉的声音,胜得丝竹,清入肌骨。

独自地做任何事,到后来只怕总会淡淡地惆怅。只因“茶类隐”,而并非我们是真正的隐士,真的离得开尘世的繁华,与朋友促膝的快乐。那便约位朋友,一同来品新茶。看她如何细致地用茶水拭着清洁的白瓷杯,微温的杯壁散发出肉眼几不可辨的白雾。看她如何含着恬静的笑容放入茶叶,着盖,静静地等待。看她斟茶时低着的眉,像水中绽开了一枚修长的茶叶。真要苛求这程序的完整才肯喝茶,才认为不辜负,那未免失随性之乐了。便静静地喝着茶,在雨声里想想心事。茶叶长在天空下时,沐着这样柔和的雨,也会舒展开枝叶而润泽地微笑着了。

若聊天,这话题也必熨帖而亲昵,随着茶中的蒸汽袅袅升起,又缓缓飘散去,融入窗外的竹影雨意。于是燃一炉香,用结着绿色铜锈的香炉,在遥远的时候,曾有过一个倚窗凭栏的女子,用她秋水似的双眸,望断了青春。锦瑟年华,无人与度,而闲情正如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也许唱着古老相思曲,在玉兰树下弹着箜篌时,身畔放的,正是这个香炉。而炉边的这一盏茶,无由地便染上了这千年的幽微愁绪。

玩赏着杯中的茶叶,像看到采茶女柔软纤长的手指,在呼吸间,随你到前生来世。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 普洱茶的采制工艺_普洱茶制作工艺视频_普洱茶制茶工艺流程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