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易武同兴号的故事

2021-02-01 10:57:34分类:茶文化 阅读:37

 

易武是普洱茶的圣地。虽然它的声名鹊起较倚邦为晚,但由于它有老茶存世,有老街、老故事存留,相较于倚邦,它名气更大。

然而,在易武众多的故事中,最富戏剧性,最高大上的一个人物(或家族)故事,却并不为易武人所熟悉。这个人就是向逢春,这个家族就是同兴号向家。

1870年,一个叫向逢春的石屏州籍武生考中了武举。这一年也是因杜文秀起义停考后的首次乡试武考。次年,也就是1871年(同治辛未年),向逢春和通海武举汪里仁一起,结伴进京,准备参加武进士的考试。尽管进京考试并不需要自己花旅费,有公车可以乘坐,但两人还是携带了一些金银、烟土作为盘缠。一路上,两人大谈理想抱负,展望着自己的辉煌未来。

八月八日,他们的车来到沙河县(今河北邯郸下辖的沙河市),在离县城只有5华里的小赵庄的河滩上,突然冲出4条手持大棒的大汉,对着向逢春他们从永年县换乘的公车乱敲乱打。此时,身体强健,性格钢方,喜骑射,能文能武的向逢春和汪里仁一下慌了手脚,两人跳下车来,来不及拿细软金银,弃车而逃。跑出一段路后,两人回过神来,又试探着返回出事地。此时,劫匪已经带着抢到的价值400多两银子的财物溜之大吉了。两位举人只有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收拾残局,赶着车去县城报案。

这个抢劫案一直被报告到直隶总督李鸿章那里,却也是不了了之,无法破案。两个靠武功吃饭,刀头添血的武举,竟让路边的散匪给抢了,相当的不可思议。不过,破财消灾,向逢春一举夺得武进士,钦赐守备衔,留京城试用了。汪里仁则名落孙山。随后,向逢春又回到云南,靠军功步步高升,一直升到一品衔武功将军,记名总兵的高位。

原来,向逢春的爷爷叫向灿和,向灿和出生在石屏县的定兴寨,出生后,母亲去世,父亲给他娶了个小后妈。小后妈又给他生了弟弟、妹妹,向灿和在家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一天,他偷了后妈的一个玉手镯,一个人离家出走了。那一年他十三岁,大约是在19世纪初。很多年过去了,向灿和满载还乡。此时,他在易武买了茶山,在绿春县戈兰买了花山(种棉花和旱谷),他回到定兴寨盖起了一院漂亮的大房子,非常风光。

过去,石屏人有句话叫:“穷走夷方急走厂。”也就是说,如果犯了事或没地方讨生活,可以去个旧矿洞里开矿(走厂);如果想发财,那应该去烟瘴之地的夷方(也就是少数民族待的地方)。易武就属于夷方。

自从乾隆五十四年允许汉人进入易武及其周边以来,大量的石屏人来到易武,他们成立公所(行业组织),建盖石屏会馆(同乡组织),种茶,采茶,卖茶。公所还每年从茶叶捐税中抽取一部分截流,“凡同乡之无业者广招至易,垫以资本,减厥茶租”,助其创业。公所的这种政策一定对向灿和有所帮助。

向灿和有六个儿子,老二向鸾标在易武种茶(但似乎并没有开设茶庄),老三、老四在绿春花山种旱谷。向灿和给家族立下规矩,向家后人如果谁有困难,都可以到易武去种茶讨生活。这样,家族里的人就在易武、绿春、石屏三个地方流动了。不过,他们还是把家族的基地放在了离内地更近,经济、文化更发达的石屏。

向逢春是易武向鸾标的大儿子,人长得壮实机灵,七岁时他就能记三坟五典之类的古书了。长年在蛮荒之地闯荡的向鸾标决定让向逢春习武,有成,可以靠军功发达,不成,也可以作一个强悍的马帮头领。向逢春很争气,不但考中武进士,还步步高升,为家族封妻荫子,带来很多荣誉。

1881年,向逢春跟随从云贵总督降职为福建巡抚的岑毓英,“自备资斧携勇来闽”,到福建、台湾等地帮岑毓英管理水军。也就是说,向逢春不但不领军饷,还自己出钱,带领亲兵不远万里奔赴福建,保卫边疆。我想,他一定也会携带自家出产的普洱茶在福建、台湾品饮的。随后,向逢春回到云南,中法战争期间,任岑毓英的后勤总管,负责军需物资的调剂和运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向逢春的努力在中国近代史上对列强的唯一胜仗是有帮助的。

向逢春当官后,家里的大门做了改造,爷爷建盖的老宅门口挂上了进士第的横匾,门外竖起两座石狮子,门前的八字影壁前立起了拴马柱、上马石,门口还挂上一个铜锣,有人来访,必须先敲锣,由家丁通报以后才可以进入。

当上总兵后,他又在定兴寨离老宅不远处加盖了另外一座宅院,门口挂上一个竖匾:“将军第”。

向逢春有三个儿子,因援助滇军战胜法军有功,被准予世袭六品武将。他的二儿子向维义字质卿,就承袭了这项福利,荫六品衔,随向逢春在军营效力。1891年,向逢春听闻有人告他,说他贪污军饷,他情急之下,在云南河口吞金自杀。18岁的向质卿扶灵柩回到石屏,为父亲修了一座并不太豪华的墓,守孝三年后回到易武,在种好自家茶园的基础上,开办了同兴茶庄。据易武人回忆,同兴茶庄是1897年创建的。

赠金笔

杨凯先生到「茶业复兴茶书馆」签售新书「茶庄茶人茶事:普洱茶故事集」。我问他,为什么这本书没有上架建议呀?杨老师回答说,你可以当故事书看,当历史书看,也可以当茶书看。

杨凯先生多年来坚持在堆积如山的档案资料中找寻星星点点的普洱茶线索,最终串联出有效的历史,这样的精神就值得赞叹。

而他的书,也需要我们仔细挖掘,耐心细读。就像吃螃蟹一般,当你挖掘到关键之处,自然鲜美无比。

“人文茶道”王迎新如是说:杨凯兄是我钦佩的学者型茶人,认识多年来知道他一直在深入挖掘云南普洱茶的历史,在浩瀚的历史档案中追寻清代、民国至今政治、经济对茶叶变迁影响的蛛丝马迹,在田野调查中勘查茶庄、茶人的来龙去脉,厘清老茶号纵横交错的传承关系与变革脉络。和茶的感性和茶界的喧嚣相对照,这样的工作是枯燥而繁复的,坚持无疑是一件需要韧性和清醒的事情。幸好,他一直在做,而且乐在其间。

《茶庄茶人茶事》终于付梓,书中收录了杨凯多年来对云南普洱茶老字号茶庄、茶人和茶事的收集整理和研究的成果,梳理了历史上涉茶的社会经济和人文背景,从向逢春家族到易武同兴号、从沱茶鼻祖到永昌祥;从茶马古道造桥记到老昆明的茶馆,一个个故事背后是中国茶叶近百年的沧桑沉浮,是云南大地百姓命运人与茶的血脉交融!今日,新书的油墨香里散发着普洱茶的历史气息,浑厚悠远,它将是普洱茶爱好者和茶人们对历史茶事和老茶追根溯源的必读书目。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临沂夜场招聘

上一篇: 洞庭碧螺春的简介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