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论茶马古道上的马帮冒险精神_茶马古道马帮的故事_藏客茶马古道马帮生涯

2021-01-13 10:58:32分类:茶文化 阅读:90

 

每次打开地图,我的视线立即会被亚洲大陆中部的奇异地貌所吸引。这里高山群峙,大江汇集,呈南北纵向,仿佛是地球母亲紧蹙的眉头。这就是著名的横断山脉。山脉西侧,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北方是中华文明的摇篮黄土高原,东边是奇妙的云、贵、川地区,南面是富饶的东南亚诸国。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横断山脉的险山恶水之间,在横上世界屋脊的原野丛林之中,绵延盘旋着一条神秘古道。我敢说它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令人惊心动魄的道路之一。千百年来,无数的马帮在这条道路上默默行走。

这,就是世界上地势最高最险峻的文明文化传播古道之一--茶马古道。

中华民族拥有一个地理上自成格局的生存空间:西、北部有雪岭大漠,东、南部临无际沧海,西、南面则是大山大江横亘。要发展,要交流,就必须打破地理环境的拘束。“茶马古道”作为大西南地区联接地域文化,打通对外交流途径的道路,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我一直在想,大约二千年前西汉时的张骞出使西域时,在那儿突然看到产自中国汉地的邛竹杖等等,会是怎样的惊讶。他据其实地见闻,提出:在陆路交通方面,除了从敦煌至哈蜜,由天山南北两路过葱岭、大月氏、大夏等地这一通道外,在西南还存在另一条对外交通途径。于是,雄才大略,个性豪强的汉武帝于公元前109年、105年两次用兵云南,征服了阻挠他实施交通印度计划的昆明夷,大理、洱海一带也随之归顺,使古道一带的地域第一次纳人了中央王朝的势力范围。而其实,早在公元前一千年左右,藏族先民及氐羌族系中的各族群已经分布在滇、藏、川大三角地带,各族先民之间已经由山间谷道来来往往,并已存有共同的文化因素。及至唐时,樊绰在其《蛮书》中就清楚提到了由滇入吐蕃的道路,以后随着茶文化的兴起和传播,这条道路便成了名副其实的茶马古道。

云南本是山茶科植物的家乡,是茶树的原产地。在西双版纳勐海县南糯山、巴达山及勐腊县易武、象明山区以及思茅一带发现的一批家培和野生的被人们称之为“茶王树”的大茶树证明了这点。它们的树龄在800年以上。1980年在巴达发现的野生大茶树,初步鉴定树龄达1700年。而据历史文献载,1,200多年前南诏时的银生、开南节度辖区(即今云南元江以南地区)内已盛产茶叶,是闻名遐迩的普洱茶产地。

也就在这一时期,生息于雅鲁藏布江流域的古代藏族逐渐兴起,向东发展的一支到达喜马拉雅山南麓、四川西部和云南西北部,据藏族典籍载,他们已经获得许多中华内地的名茶。茶叶一经传入西藏,它所具有的助消化、解油腻的特殊功能,顿使它成为肉食乳饮的藏民的生活必需品,上至王公贵人,下至庶民百姓,饮茶成风,嗜茶成性,纷纷竟相争求。于是,一地产茶,一地需茶,联系两地之间的茶马古道便应运而生。这正如丝绸之于丝绸之路。

中国大西南区域山高水急的自然条件使水上航行成为纯粹的恶梦,而山道的险峻曲折,又根本无法行驶车辆,只适合马帮的徒步运输,这也正形成了茶马古道的与众不同之处:这完全是一条用人和马的脚力踩踏出,用有血有肉的生命之躯辅就成的道路。

大致说来,茶马古道的主要线路有这么两条:一是从云南的普洱茶原产地(今西双版纳、思茅等地)出发经大理、丽江、中甸、德钦到西藏的邦达、察隅或昌都、洛隆、林芝、拉萨,再经由江孜、亚东分别到缅甸、尼泊尔、印度;一条是从四川的雅安出发,经泸定、康定、巴塘、昌都到拉萨,再到尼泊尔、印度。在两条主线沿途,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支线蛛网般密布在这一地带的各个角落,将滇、藏、川“大三角”区域息息相关地联络在一起。

论茶马古道上的马帮冒险精神伊泽瑞尔图片

赠金笔

滇藏公路是一条从云贵高原由南向北爬升至青藏高原的蜿蜒“天路”。在它成为宽阔的公路之前,仅仅是古南方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的“毛细血管”之一。近日,记者沿着滇藏公路云南香格里拉段,寻找滇藏茶马古道旧时记忆,探寻消失半个世纪的马帮精神。

驱车从丽江跨越金沙江大桥,半个小时抵达香格里拉小中甸。在车水马龙的滇藏公路旁,坐落着云南肯公聪奔茶马古道文化博物馆。该博物馆由茶马古道马锅头(马帮首领)后人江楚春评、拉茸达清俩兄弟花费十多年时间建立。博物馆里,展示有2000余件古今中外各类茶马古道的文化展品。

上世纪20至60年代,江楚春评家族先后三代人行走在艰险的茶马古道上。他说,是祖先拉茸楚称带领家人到丽江、大理靠贩卖酥油和干野菜起家,换来3匹马后踏上茶马古道,开启家族的茶马贸易史。

那时,每年2月,拉茸楚称家族的马帮驮着云南的茶、盐、粉丝、铁等货物从香格里拉出发前往西藏拉萨销售,又从拉萨采购药材、氆氇等特产带到香格里拉、丽江等地。有时候,拉茸楚称还带着人马从拉萨到印度、尼泊尔等地采购货物。

滇藏茶马古道是云南与西藏之间的古代贸易通道,由于是用云南的茶叶、铁等物资与西藏的马匹、药材等物资交易,以马帮运输,故称滇藏茶马古道。这条古道不仅连接起滇藏,还延伸深入不丹、尼泊尔、印度。

从小中甸往北30多公里,滇藏茶马古道重镇独克宗古城静静地徜徉在冬日阳光下,古城青石板道路上深深烙刻着的马蹄印,是茶马古道真实存在的历史证据。

独克宗古城精品民宿阿若康巴的主人扎巴格丹也是茶马古道马帮后人。他告诉记者,当年,活跃在茶马古道上的马帮有大有小,他父亲加入的是一支仅有20人4匹骡马的小马帮。

春天,冰雪消融,扎巴格丹父亲的马帮从香格里拉启程,驱赶驮有茶、盐、铁等物资的骡马往北走,跋涉两三个月后抵达西藏拉萨;夏天,他们驮运物资从拉萨出发,沿喜马拉雅山河谷往西南走,在大雪封山前,抵达印度或是尼迫尔。

“我的民宿就是按照藏族‘乃仓’的概念修建的。”扎巴格丹说,“乃仓”曾是茶马古道沿途无数的藏式客栈,那绝不仅仅只是歇脚的去处,马帮总是和“乃仓”产生密切关系,以便获得前路上的危险信息。

从独克宗古城再往北80公里抵达小镇奔子栏,它曾是滇藏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因为高原反应的原因,从南边上来的云南马帮到这里就停止,转由北边下来的西藏马帮接手货物。而适应了高原环境的香格里拉马帮,则不在奔子栏停留,直接往西藏进发。

“一是生意上的冒险。”他说,马帮活动在现代商业社会远未成熟的时期,法律不仅不完善,在许多地区简直形同虚设,马帮要做的每一笔生意,都有着极大的风险,加上古代局势不稳定,更增加了这种风险。

“二是要面对残酷的自然环境。”他接着说,茶马古道各条线路自然环境异常危险艰苦,风霜雨雪,大山大川,毒草毒水,野兽毒虫,瘟疫疾病,随时随地都能置马帮于死地。

“三是随时受到土匪强盗的威胁。”勒安旺堆最后说,上世纪50年代之前,中国西南地区土匪强盗猖獗,尽管马帮都是全副武装,但仍不时遭到土匪强盗的袭击,死人损货的事时有发生。

1974年,滇藏公路通车拉近了云南与西藏之间的距离,马帮的马铃声逐渐被汽车的汽笛声取代,滇藏茶马古道随之走入历史。

茶马古道上的马帮图片

整董镇位于江城县南部,距离县城59公里,东南与老挝接壤,南与西双版纳勐腊县毗邻,西与景洪市隔江相望,西北与普洱市思茅区相接。整董是傣语译音,意为看得见的大地方,下辖整董、曼滩、滑石板三个村委会。整董位于一个三岔路口上,一边通往江城,一边去往易武;是历史上西双版纳的12个版纳之一;是一个保持干栏式古建筑的傣族聚集区;是云南著名的古村落之一;一个因马帮兴起的傣族坝子。

我们从普洱驱车80多公里来到了整董村曼景湾小组的一个丁字路口停下,几块新旧不一的路牌指示,右边去往勐腊县易武,左边通往江城,两边路程都差不多,大概六十公里。

走进寨子边看到几栋保存完好的傣族杆栏式木质阁楼,房顶的木板上刻有1987年整修的字样。原来这里独具特色的民宅以前的房屋多用茅草盖,1987年修缮时使用小挂瓦盖屋顶,房屋样式不变。

我们走进其中一家,用篱笆围墙,阁楼的第一层没有门,一片堆着许多瓜果、玉米,一片是鸡舍、猪舍,一片放着一些农具、杂物和停放着一辆摩托车。房子正中有一把木梯通往二楼。二楼入口的门是关着的,我们以为没人,就绕了出去,却看见一个老人坐在二楼平台上休息,我们便让老人给我们开了下门跟他聊聊。

茶马古道上的马帮文化图片

老人今年82岁了,傣族人。他回忆说,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家门前每天有近百个马队经过。我们这里过去很少种茶,都是种玉米和稻谷为主,卖点水果、粮食给马帮。马帮解放后都还有的,只是少了些,驮运的物资也不仅是茶,还有一些百货。近些年基本没有了,因为道路都改了,交通工具也发达了。

他们现在住的地方以前是马帮经过的地方,但是现在只是村子的一条巷子。突然,我发现他们家的门檐上有一个八角竹子编织物。形状很像从下往上看阁楼内八片屋顶的模样。老人说这是他们的当地的风俗,家家都会编,挂在门头,有驱邪庇佑的作用。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女子端了两杯茶过来让我们喝。她自我介绍说是老人的儿媳,名叫伊开,是从西双版纳勐腊乡猪屎河嫁过来的,1982年就来到了这个村。我们并聊起她家的经济收入,她说我家有6亩水田租给了别人种香蕉,后山上种植了5亩茶叶,10多亩橡胶,每年收入还是有7-8万元,可是这几年一群10多头的亚洲象野生群经常在这一带出没,晚上不敢上山割橡胶。

茶马古道马帮的故事图片

看到她家的房子有些倾斜了,我们问她是否计划建新房子,她说本来去年就计划盖新房,但政府把我们寨子列入古村落保护,这些老房子已经几百年了,它记录着我们傣族的历史,不让动,要保留现状,又没有其他地方建设。这种保护与发展的两难选择,也在考验着人们的智慧。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

上一篇: 云南茶马司茶叶有限公司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