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茶史漫谈——清代

2021-01-01 10:56:46分类:茶文化 阅读:55

 

进入清代,茶文化开始走向世俗,深入到万家千户,与人民的日常生活紧密结合。茶馆大兴,茶饮被大力推广。对外,茶叶以贸易形式迅速走向世界,一度垄断世界茶叶市场,国人的饮茶礼仪也逐渐传到西方。

清代前期,早在鸦片战争前,中国茶就风靡世界。鸦片战争后,中国茶叶出口继续上升,1886年出口达268万担,创世界最高纪录。中国茶以大宗贸易的形式迅速走向世界,曾一度垄断了整个世界市场。但好景不长,此后中国茶的出口量盘旋下降,海外市场逐渐被印度、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以及日本等所取代。

哥德堡号是大航海时代瑞典东印度公司著名的远洋商船,曾三次远航至中国广州。

1945年1月11日,“哥德堡1号”从广州启程回国,船上装载着大约700吨的中国商品,包括茶叶、瓷器、丝绸和藤器等,其中茶叶2677箱,重366吨。经过8个月的航行,在离哥德堡港大约900米的海面,哥德堡号突然触礁沉没。

1984年,瑞典人发现了沉睡海底的哥德堡号,并于1986年对之进行海底考古,打捞出大量的瓷器和茶叶。

赠金笔

到清代,下至民国,乐山茶业呈现衰败景象。康熙《四川总志·山川》载:“茶山,治西二里,山产茶。”是乐山城郊有产茶地的唯一记载。而总的情况,民国《乐山县志》有载:“茶,有红春、白春、家茶之别。红白春叶大味甘,家茶叶小味苦,春分前后采者曰毛尖,最香嫩。清明采者味浓而价低。更有野茶,以剌梨、山麻柳叶代之,价最贱,亦可食。”好茶不多,劣茶贱卖,甚至假茶行世。

《乐山县志》又载:“盖邑中茶树,听其自然生植,即自由采摘,不甚爱惜。求其特别垦种加以人力护蓄壅料培植者,未之有也。故牛羊之放牧,樵苏之斫伐,率以为常,安得不根株渐绝哉。”茶农不像茶农,茶树被乡民当作杂树牧草,乐山以城郊山地茶园为主的茶叶产业已走向灭亡的边缘。由之,名品凌云茶“今亡矣”,“凌云不闻产茶也”。倒是乌尤山上还在种茶,名“乌尤茶”,传度和尚不时赠送赵熙先生品尝,换得赵先生咏茶诗若干。

再以峨眉茶而言,乾隆《峨眉县志》就感叹道:“然良材佳种,培植维艰。今园户树艺有限,付之荒烟,但将萌时一除其茸蔽而已。至多者岁获二三百斤,少者不能满百。皆雇工采摘,信手抓挐,沤贮篓间,至夜归而始揉之,炕以柴火熏烟,性伤味败,宁望其佳?”茶农如此粗制滥造,岂有好茶?“且以吝惜芽尖伤废,必俟其叶胜而后奢取。良因工价出其中,食用等费出其中。存剩无几,而课税寓焉。”计算成本,各项费用颇多,就等到枝繁叶茂了才去采摘,要量不要质。“若精图之,而受者又不知其值,故皆习为潦草耳。”上品没有市场,卖不出上等价钱,只好偷工减料,敷衍了事,以图不亏本钱。“盖园户多属刀耕专业之民,一切资生,尚不专责望于此也。”茶农自以为本是庄稼汉,以粮为纲,不靠茶叶生存,茶叶品质自然难有保障,且每况日下。

嘉庆《峨眉县志》继续谈到茶叶生产的发展情况:“邑原来产茶,自峨山万年寺以下一路山地多系茶山,皆园户采摘,于市上发卖。”茶园还不少,但进一步说到茶叶的产量品质,就没有好话了:“然良材佳种,培植维艰,出亦无几。加以迩来茶户多杂以冬青等树叶,辛苦不可进口,品愈下矣。”居然以冬青叶等混充茶叶,峨眉茶叶产业乱象丛生焉。

不过,也是民国时,卧云庵僧尼在龙门洞新建龙门精舍,僧尼们在龙门洞一带种茶自制茶叶。1948年,僧人演观向来峨眉山旅游的湖南游客韩驼子学习了杭州茶的制茶工艺,经过多年摸索实践,创造出了“龙门绿茶”。后经峨眉县土产公司张德全发掘峨眉山传统的制茶工艺加以提高,最终在1960年正式定名为“峨蕊”,成为峨眉山茶的第一个品牌。其后,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万年寺僧人觉空也自制了一种绿茶,1964年4月20日,陈毅元帅来访,品尝后大加赞赏。得知该茶尚无名称,感觉茶香淳厚,又见形色如竹叶,即兴赞为“竹叶青”。该茶由此成为峨眉山茶的第二个品牌,并于1985年9月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的第24届世界食品评比会上荣获金质奖章。

清代至民国,相较于乐山城郊和峨眉山,乐山边远山区的产茶业反而日益兴旺。民国《乐山县志》载:“今邑境产茶之区,惟观峨、映碧二乡。每岁产品输运出境者,大约数千觔(斤)。盖铜河两岸山高土润,时多阴雨,茶树蔓生。故太平镇以上,五渡溪以下,各地场市逢谷雨清明以后,即茶叶出售之时。过此以往,则马边茶贩运至铜街子、福祿场而销售焉。”观峨、映碧二乡正当今乐山市沙湾区,太平镇至五渡溪并铜街子、福禄等均在今沙湾区,每年外销几千斤,聊可安慰。可知清以降直至民国,乐山茶叶生产已从城郊传统产区全部转移到沙湾山区去了,这或许与乐山三江汇流地生态环境改变有关。

此外,乐山生产茶叶的县分也增多了。如犍为县,乾隆《犍为县志·山川》就载道:“观斗山,在县东十五里。其地有寺,名老人寺。相传有老人植茶于此。树皆连抱,服之者年至百岁。今其树尚存,乡人采食,名老人茶。”我辈年少时,每当暑热天,便时时狂饮,至今犹念念不忘。民国《犍为县志·物产志》则载:“茶树,各处皆有,惟泉水、铁山出产较多。”又在《卷三·居民志》中细说:“土产茶叶,价廉者有二种:曰老人,曰颗子,可供贫民家之日用。佳者为毛尖,细嫩如毛,谷雨采者为上品,名雨前茶,味清美而味苦,县境以泉水场附近地产者为最。”又说:“毛茶一种,小康家多用之。最上者饮用云南普洱茶。”特別有意思的是,说贫民饮茶就是老人茶、颗子茶,家境富裕者,则饮用毛尖茶,再富裕的,便饮用外来的普洱茶了。贫富差距,在饮茶上也体现了出来。

在夹江县,《雅安府志》载:“夹江城南七里依凤山产茶,乾隆九年始依制上贡。”也就是说,夹江在清代一度还产“贡茶”上贡京都皇室。其后,光绪《夹江乡土志》记载说:“茶叶,陆运雅州,每年销行三四十石。”民国《夹江县志·物产》则只在工艺品之属中列入“茶叶”了事,再无更多的记载。

在峨边县,民国《峨边县志》载:“茶法。峨边略产茶,向无官引,惟土人自采自制,销用本地而己。”峨边之茶,自给自足而已。

马边县也有了产茶的记载,见于光绪《井研县志》:“茶,本境绝不生产,全资邻县济用者,则有………马边、名山之茶。”又见于民国《眉山县志》:“考本境所产,尚待取给于邻县者,若马边之茶。”清代至民国,马边茶尚能外销他县,故有在马边县有荞坝“贡茶”的传说。

今天,峨眉山茶以“竹叶青”、“峨眉雪芽”、“仙芝竹尖”三大品牌为代表享誉于世,“平常心,竹叶青”,“一山一茶,峨眉雪芽”的广告铺天盖地,张扬着以峨眉山茶为代表的乐山茶的名声。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 “瘾”上茶马古道_茶马古道上的传奇家族_茶马古道上的马帮文化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