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宋代茶砖因何走红

2020-07-02 09:35:25分类:茶文化 阅读:46

 

亦称《述煮茶泉品》。约撰于宋康定元年(1040)。系510字短文,谈饮茶之趣,茶叶之质,泉品之别。清代陶珽重编《说郛》,当作专书收入,实不相称。

宋史文载(百度百科资料)

叶清臣,字道卿,乌程人。父参,终光禄卿。清臣幼敏异,好学善属文。天圣二年,举进士,知举刘筠奇所对策,擢第二。宋进士以策擢高第,自清臣始。授太常寺奉礼郎、签书苏州观察判官事。还为光禄寺丞、集贤校理,通判太平州、知秀州。入判三司户部勾院,改盐铁判官。

上言九事:请遣使循行天下,知民疾苦,察吏能否;兴太学,选置博士,许公卿大臣子弟补学生;重县令;诸科举人取名大义,责以策问;省流外官,无得入仕;听武臣终三年之丧;罢度僧;废读经一业;训兵练将,慎出令,简条约。词多不载。出知宣州,累迁太常丞,同修起居注,判三司盐铁勾院,进直史馆。

是冬,京师地震,上疏曰:“天以阳动,君之道也;地以阴静,臣之道也。天动地静,主尊臣卑。易此则乱,地为之震。乃十二月二日丙夜,京师地震,移刻而止;定襄同日震,至五日不止,坏庐寺,杀人畜,凡十之六。大河之东,弥千五百里而及都下,诚大异也。属者荧惑犯南斗,治历者相顾而骇。陛下忧勤庶政,方夏泰宁,而一岁之中,灾变仍见。必有下失民望、上戾天意者,故垂戒以启迪清衷。而陛下泰然不以为异,徒使内侍走四方,治佛事,修道科,非所谓消复之实也。顷范仲淹、余靖以言事被黜,天下之人,齰舌不敢议朝政者,行将二年。愿陛下深自咎责,许延忠直敢言之士,庶几明威降鉴,而善应来集也。”书奏数日,仲淹等皆得近徙。

会诏求直言,清臣复上疏言大臣专政,仁宗嘉纳之。清臣请外,为两浙转运副使。并太湖有民田,豪右据上游,水不得泄,而民不敢诉。尝建请疏盘龙汇、沪渎港入于海,民赖其利。以右正言知制诰,知审官院,判国子监。

时陕西用兵,上言:“当今将不素蓄,兵不素练,财无久积。小有边警,外无骁将,内无重兵。举西北二垂观之,若濩落大瓠,外示雄壮,其中空洞,了无一物。脱不幸戎马猖突,腹内诸城,非可以计术守也。自元昊僭窃,因循至于延州之寇,中间一岁矣。而屯戍无术,资粮不充,穷年畜兵,了不足用,连监牧马,未几已虚。使蚩蚩之甿无所倚而安者,此臣所以孜孜忧大瓠之穿也。今羌戎稍却,变诈亡穷,岂宜乘即时之小安,忘前日之大辱?又将泰然自处,则后日视今,犹今之视前也。”

元昊围延州,既解去,钤辖内侍卢守勤与通判计用章更讼于朝。时内侍用事者,多为守勤游说,朝廷议薄守勤罪,而流用章岭南。清臣上疏曰:“臣闻众议,延州之围,卢守勤首对范雍号泣,谋遣李康伯见元昊,为偷生之计。计用章以为事急,不若退保鄜州,李康伯遂有‘死难,不可出城见贼’之语。自元昊退,守勤惧金明之失、二将之没,朝廷归罪边将;又思仓卒之言,一旦为人所发,则祸在不测。遂反覆前议,移过于人,先为奏陈,冀望取信。正如黄德和诬奏刘平,欲免退走之罪。寻闻计用章亦疏斥守勤事状,诏文彦博置劾,未分曲直,而遽罪用章、康伯,牲赦守勤。此必有议者结中人、惑圣听,以为方当用师边陲,不可轻起大狱。臣观前史,魏尚、陈汤虽有功,尚不免削爵,罚作案验吏士。何况拥兵自固,观望不出,恣纵羌贼,破一县,擒二将。大罪未戮,又自蔽其过,矫诬上奏,此而不按,何罪不容?设用章有退保之言,止坐畏懦;而守勤谋见贼之行,乃是归款。二者之责,孰重孰轻,望诏彦博鞫正其狱。苟用章之状果虚,守勤之罪果白,用章更置重科,物论亦允。无容偏听一辞,以亏王道无党之义。”其后狱具,守勤才降湖北兵马都监。

时西师未解,急于经费,中书进拟三司使,清臣初不在选中。帝曰:“叶清臣才可用。”擢为起居舍人、龙图阁学士、权三司使公事。始奏编前后诏敕,使吏不能欺,簿帐之丛冗者,一切删去。内东门、御厨皆内侍领之,凡所呼索,有司不敢问,乃为合同以检其出入。清臣与宋庠、郑戬雅相善,为吕夷简所恶,出知江宁府。逾年,入翰林学士,知通进银台司、勾当三班院。丁父忧,言者以清臣为知兵,请起守边。及服除,宰相陈执中素不悦之,即除翰林侍读学士、知邠州。道由京师,因请对,改澶州,进尚书户部郎中、知青州。徙知永兴军,浚三白渠,溉田逾六千顷。

仁宗御天章阁,召公卿,出手诏问当世急务。清臣闻之,为条对,极论时政阙失,其言多劘切权贵。且曰:“陛下欲息奔竞,此系中书。若宰相裁抑奔竞之流,则风俗惇厚,人知止足;宰相用憸佞之士,则贪荣冒进,激成浑波。向有职在管库,日趋走时相之门。入则取街谈巷言,以资耳目;出则窃庙谟朝论,以惊流辈。一旦皆擢职司,以酬所任。比日人士竞踵此风,出入权要之家,时有‘三尸’、‘五鬼’之号。乃列馆职,或置省曹。且台谏官为天子耳目,今则不然,尽为宰相肘腋。宰相所恶,则捃以微瑕,公行击搏;宰相所善,则从而唱和,为之先容。中书政令不平,赏罚不当,则箝口结舌,未尝敢言。人主纤微过差,或宫闱小事,即极言过当,用为讦直。供职未逾岁时,迁擢已加常等。宋禧为御史,劝陛下宫中畜犬设棘,以为守卫。削弱朝体,取笑四夷,不加诃谴,擢为谏官。王达两为湖南、江西转运使,所至苛虐,诛剥百姓,徒配无辜,特以宰相故旧,不次拔擢,遂有河北之行。如此,是长奔竞也。”其他所列利害甚众。

会河决商胡,北道艰食,复以为翰林学士、权三司使。旧制,有三司使、权使公事,而清臣所除,止言“权使”,自是分三等焉。以户部副使向传式不职,奏请出之。皇祐元年春,帝御便殿,访近臣以备边之策。清臣上对,略曰:

陛下临御天下,二十八年,未尝一日自暇自逸。而西夏、契丹频岁为患者,岂非将相大臣,不得其人,不能为陛下张威德而攘四夷乎?昔王商在廷。单于不敢仰视。郅都临代,匈奴不敢犯边。今内则辅相寡谋,纲纪不振;外则兵不素练,将不素蓄。此外寇得以内侮也。庆历,刘六符来,执政无术略,不能折冲樽俎,以破其谋。六符初亦疑大国之有人,藏奸计而未发。既见表里,遂肆陆梁。只烦一介之使,坐致二十万物,永匮膏血,以奉腥膻。此有识之士,所以为国长太息也。

今诏问:“北使诣阙,以伐西戎为名,即有邀求,何以答之?”臣闻誓书所载,彼此无求。况元昊叛边,累年致讨,契丹坐观金鼓之出,岂有毫发之助?今彼国出师,辄求我助,奸盟违约,不亦甚乎?若使辩捷之人,判其曲直,要之一战,以破其谋,我直彼曲,岂不惮服。苟不知咎,或肆侵陵,方河朔灾伤之余,野无庐舍,我坚壁自守,纵令深入,其能久居?既无所因之粮,则亟当遁去。然后选择骁勇,遏绝归师,设伏出奇,邀击首尾,若不就禽,亦且大败矣。

诏问:“辅翊之能,方面之才,与夫帅领偏裨,当今敦可以任此者。”臣以为不患无人,患有人而不能用尔。今辅翊之臣,抱忠义之深者,莫如富弼。为社稷之固者,莫知范仲淹。谙古今故事者,莫如夏竦。议论之敏者,莫如郑戬。方面之才,严重有纪律者,莫如韩琦。临大事能断者,莫如田况。刚果无顾避者,莫如刘涣。宏达有方略者,莫如孙沔。至于帅领偏裨,贵能坐运筹策,不必亲当矢石,王德用素有威名,范仲淹深练军政,庞籍久经边任,皆其选也。狄青、范全颇能驭众,蒋偕沉毅有术略,张亢倜傥有胆勇,刘贻孙材武刚断,王德基纯悫劲勇,此可补偏裨者也。

诏谓:“朔方灾伤,军储缺乏。”此则三司失计置,转运使不举职,固非一日。既往固已不咎,来者又复不追,臣未见其可也。且如施昌言承久弊之政,方欲竭思虑、办职事,一与贾昌朝违戾,遂被移徙,军储何由不乏?自去年秋八月,计度市籴,而昌朝执异议,仲春尚未与夺,财赋何缘得丰?先朝置内帑,本备非常。今为主者之吝,自分彼我,缓急不以为备,则臣不知其所为也。至如粒食之重,转徙为难,莫若重立爵等,少均万数,豪民诖误,使得入粟,以免杖笞,必能速办。夫能俭啬以省费,渐致于从容。德音及此,天下之福也。比日多以卑官躐请厚奉,或身为内供奉而有遥刺之给,或为观察使便占留后之封,幸门日开,赐予无艺,若令有司执守,率循旧规,庶几物力亦获宽弛。

诏问:“战马乏绝,何策可使足用?”臣前在三司,尝陈监牧之弊,占良田九万余顷,岁费钱百万缗。天闲之数,才三四万,急有征调,一不可用。今欲不费而马立办,莫若赋马于河北、河东、陕西、京东西五路。上户一马,中户二户一马,养马者复其一丁。如此,则坐致战马二十万匹,不为难矣。

时清臣以河北乏兵食,自汴漕米繇河阴输北道者七十余万;又请发大名库钱,以佐边籴。而安抚使贾昌朝格诏不从,清臣固争,且疏其跋扈不臣。宰相方欲两中之,乃徙昌朝郑州,罢清臣为侍读学士、知河阳。卒,赠左谏议大夫。

清臣天资爽迈,遇事敢行,奏对无所屈。郭承祐妻舒王元偁女,封郡主,给奉;及承祐为殿前副都指挥使,妻以不加封,请增月给,清臣执奏不可。仁宗曰:“承祐管军,妻又诸王女,当优之。”清臣曰:“是终为侥幸。”遂卷其奏置怀中,不行。数上书论天下事,陈九议、十要、五利,皆当世可行者。有文集一百六十卷。子均,为集贤校理。

责编:小吉

更多你需要的文章请点击:

原标题:宋代捂都捂不住的茶香,流行至极,还漂洋过海到日本

你好,这是“约茶记”第119篇原创文章,我是茶小约。

一次上课的时候,陈老师问我们喝没喝过日本的抹茶,听没听过日本的茶道?多数同学表示,听过日本茶道,也知道它源于中国,电视上见过日本抹茶制作,却没几个人喝过日本的抹茶。

听完我们的回答,陈老师说:“一定要记住,茶源于中国,茶道也是源于中国,日本的茶道固然有名,但是也是从中国传过去的;日本的抹茶虽然好喝,但也是从中国传过去的。你们作为茶艺师、茶人,一定要知道茶的前世今生和文化渊源,泡出好茶是你们的职业要求和技能要求,但是继承和宣传我们的茶文化,则是你们的义务和使命。”

陈老师的一番话,让我印象深刻,她后来也讲到过,个别自己的学生在自己这里学完茶艺后,自己都还一知半解,理解不过深刻,就开始各种卖弄、商演,她自己都感觉有失颜面。我感觉自己在这里学到的,除了基本的茶知识外,最主要的就是对茶的认识和茶叶背后的文化了,尤其是她个人对茶叶的那份感情,让人欣赏。

宋代的制茶工艺相比较唐朝,有很极大的突破,当时福建建安北苑出产的龙凤茶名冠天下。这种茶是压成龙形或凤形的,是皇家专用贡茶,又称龙团凤饼。

贡茶的发展,反应的是与宫廷中嗜茶风气的盛行。宋徽宗赵信甚至御笔亲书了一部《大观茶论》,流传后世。皇家贵族喜爱茶叶,也引起了各界名流的争相效仿,整个社会饮茶风气盛行,饮茶已在社会各个阶层中普及。在开封、临安两都都有茶肆、茶坊林立,远方来客,先敬茶的礼俗也已广为流传。

隋朝时,日本的外交官小野妹子就曾代表日本来学习中国的政治体制、文化教育,同时也学习了中国的茶道、香道、花道,这是两国官方交流出现的第一次高潮。

南宋理宗开庆元年,日本僧人南浦昭明又将中国茶道传至日本,后经日本茶道创始人千利休改造而成日本茶道,并流传至今。

中国饮茶文化唐、宋、明清皆有不同,而日本则是一直沿袭从中国宋代学习的茶道,所以提到茶道,总有人会先想到日本,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像陈老师所说的那样,不能抛弃我们的茶文化,反而应该好好的学习和继承我们的茶文化才对。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宋朝时做茶的工艺是这样的:把刚刚采摘的茶叶剔掉病叶,漂洗干净,不要炒,直接上笼蒸。蒸到茶叶由青转白,停火出锅,再用清水反复淋洗,这样可以降低茶叶的苦涩程度,使成品茶甜香可口。

如果要做散茶,到淋洗这一步已经快完工了———把淋洗过的茶叶摊开晾晒,用炭焙干,即可上市销售。

如果要做片茶和腊茶,先别忙着摊晒烘焙,还要用细布包住湿淋淋的茶叶,放入木榨,把水分、苦汁和多余的茶油统统榨出去。同时还要记得用小瓷盆接一些茶油和苦汁,后面会用得上。

从榨槽里取出茶叶,用木杵使劲捣,捣得稀烂如泥。再将茶油和苦汁倒进锅里,小火慢熬,边熬边搅,直到熬出一小团乌黑浓稠的茶膏。把这团茶膏跟捣得稀烂的茶叶混合均匀,放入模具,压制出或方或圆或长或扁或大或小或有字或无字的茶砖,再用炭焙干,片茶就做成了。如果表面再涂抹一些名贵香料,刷上一层名贵油膏,那就是传说中的腊茶。

片茶和腊茶都是茶砖。宋朝茶砖个头小,或“以八饼为斤”,或“斤为十饼”,或“二十饼重一斤”。最大的茶砖二两重,最小的茶砖还不到一两,小巧可爱之极。

这些小茶砖在宋朝及周边国家都受到了热烈追捧。宋朝官员宴请“非片茶不食”,辽国贵族喝茶“非团茶不纳”,可见当时上流社会只喝茶砖,散茶的不要,敢上极品龙井,当场掀桌走人。

茶砖之所以走红,一是因为成本高,卖得贵,造型好看,显得上档次;二是因为内含茶膏,外涂油膏,茶香更浓,更适合茶艺表演;三是因为便于防潮,保质期长,更适合被闲得蛋疼的宋朝士人珍藏和把玩。

宋高宗绍兴五年,朝廷曾让原做茶砖的福建茶厂改做散茶,卖给金国人获利,“转运司言其不经久,乃止。”(《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14)散茶成本低,保质期却短,千里迢迢运到北方,还没上市就霉了,所以还是继续生产茶砖吧。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厦门羽毛球论坛

上一篇: 红茶的穿越历史文化_红茶的特点有哪些_红茶起源与发展简史

下一篇: 历史上的茶痴_喜茶历史_大益茶历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