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茶的处所之茶房

2020-10-07 10:56:16分类:茶文化 阅读:13

 

茶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百姓休闲消遣的大众场所,代表着我国传统地文化特色。古代称为茶寮、茶肆、茶坊、茶楼、茶房、茶店、茶社、茶铺、茶亭等名称。而茶馆这个名词,明代才见于文献记载。

六朝时期,江南品茗清谈之风盛行。当时有一种既可供人们喝茶,又可供旅客住宿的处所叫茶寮。饮茶之风到唐代盛行,《封氏见闻记》中说:自邹、齐、沧、隶,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煮茶卖之。不问道俗,投钱取饮。可见唐代的城市已有煮茶出卖的店铺。

宋代饮茶之风更盛,自京城至各州县,到处设有茶坊。北宋建都汴梁后,城内的几条繁华街巷都设有茶坊。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的汴梁城就有茶坊饮茶的画面。南宋都城临安(杭州)的茶馆装饰十分讲究,据《梦梁录》记载:今杭州城茶肆亦好之,种四时花,挂名人画,装点店面,四时卖奇茶异汤。宋代的茶馆经营也相当灵活,除白天营业外,还设有早茶、夜茶,同时还供应汤水茶点等。

宋代茶馆多称为茶坊,也有叫茶肆、茶楼的。元代时一般茶馆称茶房,也有叫茶坊、茶店的。明清茶馆更为发展,城市乡村,到处都有。茶馆的名称明代才出现,明张岱在《陶庵梦忆》一书中就有关于茶馆的记载。随着制茶技术的提高和饮茶方法的改进,明代城市里的茶馆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清代是我国茶馆的鼎盛时期。茶馆不仅遍布城乡,其数量之多,也是历史上少见的。据记载,清代北京有茶馆30多家,上海有茶馆60多家。清代的茶馆经营方式各有不同,有的以卖茶为主,也有的兼营点心,茶食、烟酒,还有的兼营说书和演唱。北方多见于大鼓书和评书,南方则偏重评话和讲唱兼用的弹词,一直延续到现代。

现在,我国各地的茶馆如雨后春笋,迅速发展。四川人喜爱在茶馆里饮茶的风俗是全国出名的。可以说,四川茶馆甲天下,而成都茶馆又甲四川。成都的公园都有茶馆,一般都设在最佳景点,品茗观景,其乐融融。成都有一种比较高雅的茶馆,名曰文化茶馆。不仅是喝茶品茗之处,也是文化娱乐场所,人们在那里一边喝茶一边欣赏四川清音、巴山名歌或是京剧清唱。江南,尤其是江、浙、沪一带,茶馆、茶座也相当兴盛。像扬州富春茶社、成都春兰茶社、北京老舍茶馆等,都是闻名国内外的。

①官府内饮茶处和茶事用房。唐代张籍《和左司元郎中秋居十首》: 菊地才通履,茶房不垒阶。 《明会典?王府制度》: 茶房二间,净房一间。 ②犹茶馆。《福惠全书?刑名部?词讼》: 出入茶房酒肆 。③旧时茶馆、旅店、戏院等行业专事供应茶水或杂务的工役。

胡雪岩的本名叫光墉,雪岩是他的字。他是近代浙江最著名的商人,年轻时任钱庄伙计,传说他用追讨回来的一笔“死账”,资助落魄朋友王有龄赴京投供补缺。后来王有龄发迹,胡雪岩获其提携,承揽官款兴办钱庄。王有龄官至浙江巡抚,率军抵御太平军攻打杭州,胡雪岩从上海运粮米接济。城破,王有龄自缢,左宗棠继任浙抚。左至浙初,听旁人言论,欲对胡加罪。及见面,对其大加赏识,军需之事,一以任之。胡雪岩投靠左宗棠,为其筹措给养和军费,办理赈务和善后。清军克复浙江后,大小军官将所掠钱财存入胡系钱庄。胡以此为资本,从事贸易,在各市镇设立商号,广泛涉及典当、丝、茶、药诸业,利润丰厚,短短几年,家产超过千万。胡雪岩为左宗棠办洋务,无论创建福建船政局、兰州织呢局,还是订购西洋军火,都有他的身影。他还为左宗棠筹集“西征”经费,尤以借外债而出名。他是时势造就、顺势应变、手腕灵活之人,最后官至江西候补道,衔至布政使,阶至头品顶戴,服至黄马褂,被称作“红顶商人”,在晚清被看作异数。

胡雪岩资料图

胡雪岩发达时,生活豪奢。传说他的轿夫(相当于后来的专车司机)跟随既久,亦拥巨资。家中兼蓄婢仆。晚上轿夫回家,仆人就喊:“老爷回来了,快些烧汤洗脚!”胡雪岩娶有数十房姬妾。民国年间,有人尝游其杭州元宝街故居,记载说:“环庭为画楼,三面如一,则胡翁当日藏娇娱乐地也。登之,蜂房蜗院,中七而左右各六,导者曰:‘中央嫡妻,环列十二金钗,余皆艳婢香巢。’” 现在杭州市花巨资修复了这所故居,用作旅游资源。破产消息传来,胡雪岩断然做出处置,某日早晨坐在客厅中,召集诸妾进入,然后所有卧房下锁。每妾发五百两银子挥之出府。其中有人已经梳妆,则首饰珠翠可值数千金;有人猝不及防,除遣散费外一无所有。

清光绪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都察院左都御史延煦上奏,称“阜康之为害不止一方,所没官款私款不下数百万”。建议先行革除胡雪岩江西候补道一职,解交刑部监禁。勒令其尽快交出所欠公私各款。次日,清廷下令将胡雪岩革职,着左宗棠饬提该员严行追究,将亏欠各处公私等款赶紧逐一清理。倘敢延不完缴,即行从重治罪。又称胡雪岩有典当二十余处,分设各省买丝若干包,值银数百万两,存置浙省,着该督咨行各该省督抚查明办理。

光绪十年正月初七日,两江总督左宗棠上奏,胡雪岩所欠部款和江苏公款,业经封产备抵。朝廷谕令他“饬提追究,赶紧清理,毋任宕延”。二月初八日,户部又奏,请旨饬令各省督抚,今后所有应解部库银两、各衙门饭银、京员津贴,以及各省协饷,概令委员亲赍,不准再由银号汇兑。还详细规定了运送饷鞘(装盛送缴税收银两所用的木筒)若有丢失,对相关官员的处分办法,奉旨允行。正在自发走入近代金融汇兑体系的官方财政,遭遇到市场风波之时,不是设法管控、救助、完善,而是仓促撤退,返回古代。

此时担任户部尚书者,是公认的理财专家阎敬铭。阎不懂现代金融,他的理财,无非俭省、克扣、集权而已。李慈铭夸他“清操绝俗,其入掌邦计,仿国计簿,综括天下财赋,勾稽出入,世颇以聚敛目之。然为国家计久远,竭尽心力”。还说他“逮捕浙人大猾胡某(雪岩),尤快人心”!晚清小说家李伯元记载,军机大臣每天上朝办事,茶房照例在值庐里提供两款点心。阎敬铭认为靡费,裁减了“点心钱”,同行皆枵腹,他却“于袖中出油麻花僵烧饼自啖,旁若无人”。光绪七年末,张佩纶和张之洞一起,通过向李鸿藻推荐,安排早已退隐的阎敬铭出山主掌户部,到了光绪十年(1884)四月,却借庆贺岳母朱学勤夫人大寿所作《朱外姑马夫人六十寿序》,先是回忆老人一生勤俭持家的美德,然后笔锋一转,大发议论:“然则俭者,君子之末节,而妇人之美德也。平津布被脱粟,荆公衣垢不浣,伪俭耳。”文中“平津”为西汉平津侯公孙弘,“布被脱粟”,指其盖布被,吃粗米,形容生活俭朴。“荆公”即王安石,《宋史》说他“性不好华腴,自奉至俭,或衣垢不浣,面垢不洗,世多称其贤”。公孙弘、王安石皆官至宰相,张佩纶说他们“伪俭”,显然不是无的放矢。有人看出这是在影射阎敬铭。——当然这是题外闲话,但阎敬铭在收回官款、追查胡雪岩的经济问题上痛打落水狗,使得陷入绝境的胡雪岩再无翻身之日。

关于胡雪岩如何筹款抵债,可见资料甚少。刘体智说,抄查家产时,胡雪岩将其业产簿据献于刘秉璋,不稍隐匿。“落魄之中,气概光明,曾未少贬抑”。一月廿九日,在上海出差的左宗棠曾亲往粮台局去看胡,因胡前往南京未曾相遇,可见胡雪岩还在各地奔波。左、胡二人从前关系紧密,官场有目共睹。担任过苏松太道的邵友濂回忆,一日接见下属,僚属满座,左宗棠忽捶胸叹曰:“君父之恩,略已报矣;胡光墉之恩,未能报也。”顿时四座骇然,继以匿笑。此次金融风潮后期,左宗棠曾借户部追讨胡雪岩西征借款中一笔早已报销的费用账,给阎敬铭写信,为胡缓颊:“兹据胡光墉来禀,浙省勒追,急如星火,大有性命之忧。”左宗棠明白,所有人其实都关注从前胡雪岩为他数次筹集外债,利息奇高,怀疑其中必有巨大利益。左宗棠指出“借用洋款本为不得已之举,而甘省饷粮两缺情形,珂乡密迩,谅所目击。军情紧急之时,不得洋款接济,真有朝不谋夕之虞,实为胡革道一人是赖。斯时军事平定,弟不敢作昧心之谈”。现在“窘迫危急,家产荡尽,纵令严追该革道,不过一死塞责。若其遽死,则伙友星散,于现在作抵之典当等项,反致有损无益”。 但阎敬铭似乎未予理会。此后左宗棠因病去职,由曾国荃继任。同属湘系的曾国荃对户部追讨也不以为然,直截了当地回复:此款“因公支用,非等侵吞,以视户部现办章程,系在旧案准销之例,应请户部鉴核,转予斡旋,嗣后不得援以为例,以昭大信”!

窃从前亏空各案在于官,官所侵者国帑,而不及民财。近来亏空流弊在于商充官,复以官经商,至举国帑民财,皆为所侵占,而风气乃大坏。……败坏风气,为今厉阶,则自已革道员胡光墉始。查胡光墉籍隶浙江,也身市侩,积惯架空罔利,最善结交官场。一身兼官商之名,遇事售奸之术,网聚公私款项,盈千累万之多。胡光墉起意侵欺,突于光绪九年十一月间将京城、上海、镇江、宁波、杭州、福州、湖南、湖北等处所开阜康各字号同时全行歇闭,人心浮动,道路嚣然。

阎敬铭说,经过两年追讨,胡雪岩欠款尚未缴完。当初胡雪岩开设银号,就是用计侵取官私银两,其罪行重于钱铺侵蚀票钱。又同时歇闭,遍及各省,官民受害者极多,不独京城一处。他建议将胡雪岩拿交刑部治罪,将其浙江原籍财产及各省寄顿财产查封报部,变价备抵。奉旨允准。

正在核办时,忽然又得消息,胡雪岩已于十一月初一日(1885年12月6日)在杭州病故。当日知府吴世荣率仁和、钱塘两县知县,前往胡宅查封,见停柩在堂,所住之屋,租之朱姓,仅有桌椅箱柜各项木器,并无银钱细软贵重之物。其家属称,所有家产已变抵公私各款,现在人亡财尽,无产可封。并声明胡雪岩生前统计欠缴京外各款共银一百五十九万二千余两,以其二十六家典当货币器具房屋抵偿收缴清楚。亏欠绅民私款,除文煜充公银十万两已缴解外,其余也已据折扣变抵归还,并无控追之案。所以浙江巡抚刘秉璋奏请免予置议,不再深究。通过资产处置,最终对公私存户并未造成大的亏损,阎敬铭奏折均为诛心之论,显然言过其实,但商界传奇的一代枭雄胡雪岩,就此烟消云散了。

姜鸣《却将谈笑洗苍凉:晚清的政局和人物三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20年3月

姜鸣,1957年生于上海,198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做过工人、大学教师、机关干部。曾任中国银河证券公司上海总部党委书记、总经理,上海国盛(集团)公司副总裁,兼任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院长。

①官府内饮茶处和茶事用房。唐代张籍《和左司元郎中秋居十首》:“菊地才通履,茶房不垒阶。”《明会典?王府制度》:“茶房二间,净房一间。”②犹茶馆。《福惠全书?刑名部?词讼》:“出入茶房酒肆”。③旧时茶馆、旅店、戏院等行业专事供应茶水或杂务的工役。

郑重声明:茶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阅读:血腥恐怖片

上一篇: 唐朝人喝茶可不是为了解渴,他们喝起茶来竟有这么多步骤!

下一篇: 茶人称谓之螺司

相关推荐